返回

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300abc.com
     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 (第1/3页)
    

王文山怎么也没想到扈三爷的杀招竟然来的这么快,或者说,他没有想到扈三爷会来这么一手。幸好苟日新带着赵兮雪察觉到不妥先走了,看来人心的险恶他自己认识的还是不够。

看着面前有些气急败坏的于连庆,王文山的心中冷笑连连,“怎么,难道于老大想要将我抓回去?”

于连庆不知道王文山心中是怎样想的,但是他们之间的梁子却是早已结下,王文山的这句话又恰好提醒了他,他望着对方,皮笑肉不笑的说道,“看来大山兄弟还是挺有自知之明的,既然如此,那就跟我走一趟吧!”

王文山到底还是低估了这帮人的脸皮,凭自己这初出茅庐的小子,根本玩不过他们这种老油条。原本想将对方一军的,但是没想到竟然被对方反将,而且对方直接用话将自己的后路堵死了,这下就是想不走也没办法了。

王文山这次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了。暗恨的点点头,有些愤愤的走出醉梦楼。

来到大厅的时候,苟日新带过来的马仔还安安静静的站在那里,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老大在一炷香之前就逃之夭夭了,而且还将醉梦楼的老板娘一块儿给带走了。还被蒙在鼓里的众人,此时正被自家兄弟扣下,还一脸懵逼着呢。

倏地见王文山走下楼梯,众人纷纷凑到前面去,大声的质问他,“王文山,我家大哥呢?”

“你把我老大弄哪里去了?”

“……”

王文山看着身前叽叽喳喳的众人想要冲上前却被于连庆手下的人拦住,根本近不了他身前一尺之内。他停下脚步,安静的看着熙熙攘攘的众人,明明内心深处是对他们的怜悯,可散发出的眼神却是极为平淡。

他想要说些什么来消抵那些越来越难听的话,但是睫毛动了几下,终于还是没有发出一丝的声音,转身离开了。

只是在转身之际,他发现了一个自己无比熟悉的人,在此刻竟然安安静静的站在角落里,在那些喧闹的人中格外显眼。原本他也应该是这其中的一员,只是……一瞬间,王文山好像明白些什么。

“走吧,王老大。”

身后传来揶揄的笑声,王文山充耳不闻。他知道对方是在笑什么,他也明白接下来自己的命运会是怎么样的,但是他不后悔,一点儿也不后悔。

‘就当是报答你们在青山上的帮忙吧!’王文山在心中这样说道。

站在醉梦楼的不远处,看着灯红酒绿的大门,里面已经恢复了平常,或许里面的人根本就不知道,他们的老板娘已经跑了,已经跟着心爱的人远走高飞。恐怕知道了也没用,顶多会庆幸两天,因为过不了多久,会有新的老板娘出现。

生活在最底层的人们,不是他们无知,是他们缺少了认知的能力,所以才变得无知!

… … … …

王文山被带回了扈府里,这一次和前几次不同,尽管这一次也是他主动来的,但是大厅里除了扈三爷和柳六外,还有于连庆。当然,在里面站着的也是他俩,这次有于连庆陪着,他也是没资格坐下的。

“回来了?”扈三爷笑盈盈的看着下面站着的两个人,问道,“人带回来了吗?”

王文山没有说话,抄着手站在一边,一旁的于连庆上前一步开口答道,“人……跑了。”

他迟疑了一下,但终究还是说了这个他其实并不很想说出的答案。

“跑了?”

王文山没有抬头就能听出这两个字里的阴风阵阵,旁边的于连庆将头低的更低了,不敢说话,但又不得不说。

“是小人的失职。”于连庆仿佛是要把头扣在地上,腰间的角度都快成三十度了,声音更是谦卑的不得了。

但是扈三爷一直没有说话,连哼都没哼,所以于连庆也不敢抬头,只能一直在那里低着。

王文山偷偷打量了一眼站在主位上的扈三爷和柳六,后者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把玩着不离身的扇子,低眉耷拉眼的‘欣赏’着扇面上的风景,这一幕,王文山不知道见到过多少次了。

至于扈三爷,则是脸色平静的异常。就连王文山都能看出那双似龙卷风眼的双眸并不平静,隐晦的闪过凶光,哪怕此时是平静的,但也是令人不平静的。

“很好!”

“不错!”

所有人的心中都是一惊,于连庆更是在当场吓了一哆嗦。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知道扈三爷的这两声称赞说的到底是谁,指的又是什么?

反正王文山就跟个没事儿人似的站着,就窝在那里不说话。柳六神色一如平常,仿佛什么都没有听见,什么也没有看见。

只有于连庆的脸上,冷汗止不住的往下流,光滑的地面上,已经能见到流下的汗渍掉在地上摔成了八瓣。

“派人出去了吗?”扈三爷问他。

于连庆还没有惊吓中苏缓过来,直到扈三爷又问了一遍,于连庆才慌忙答道,“已经派人去了,还没有结果。我去的时候,王文山就在屋子里。手下的人说,一炷香之前他和苟日新、赵兮雪二人一起进的屋子。”

于连庆此时的想法很简单,就想拉一个人下水,更何况他自己说的又是实话,所以不觉得自己这样做有什么不对。

“哦?”

听到于连庆的回话,扈三爷饶有兴致的看向一旁差点儿被他忽略的王文山,“是这样吗?”

王文山知道对方的这句话问的是自己,于是他站出来脆声答道,“是。”

“文山,庆天说的你有没有要解释的?”扈三爷问他,显然他也是被王文山这干净利索的回答弄得愣了一下。

“三爷,于连庆所说句句属实,小的没有什么可解释的。”王文山恭敬的说道。

“于连庆?”扈三爷皱皱眉头,看向一旁的于连庆,“庆天,他说的是你吗?你改名字了?”

于连庆点头尴尬的笑道,“是我三爷,小的最近刚改的名字,说是旺财。”

很难想象扈三爷会对这种小事无比的在意,竟然一时忘了继续追问,“那看来以后我不能再叫你于庆天,而是要改口于连庆了!”

于连庆有些惶恐的弯下腰,“三爷愿意叫什么就叫什么,哪怕是叫我阿猫阿狗我也会应,若是三爷叫的不顺口,小的便再改了回去。”

于连庆彻底的以身示范了,什么叫狗腿,什么叫不要脸,什么叫拍马屁。哪怕明知道他的心里不是这样想的,但是扈三爷听着就是高兴,就是开心。

“算了,既然是你找人改的,我自然不能再叫你以前的名字,就这样吧!”

扈三爷摆摆手说道,这一幕显得他特别的善解人意,但是王文山也要这样想的话就会吃亏的,下一秒就被证实了这个想法是多么的天真。

扈三爷将目光从于连庆的身上转移到王文山那里的时候,原本笑盈盈的目光瞬间变得寒冷起来。王文山就感觉自己面对的不是对方的双眼,而是无数把利剑,近在咫尺的利剑,明晃晃的对着王文山的眼睛。虽然一句话都没有说,但是已经令他的后背开始生汗了。

“王文山,你好大的胆啊!”

仿佛晴天霹雳一般响彻在厅堂内,这莫名的一声令于连庆精神大振,除了扈三爷自己和早已料到的柳六外,就连王文山在心里都直打突突。

“认不认错?”

又是一声质问,这一声的音量相比刚才要小很多,但还是要比正常说话的时候要大一些,不过也能接受。

“小的不知道有何过错?”王文山反问他。

或许扈三爷也没有想到王文山会反问他,他的脸上露出一丝诧异,一旁的柳六也有着一闪而过的精彩,“不知道?”

王文山再次道了句,“不知道。”

配上缓缓的摇头,倒还真的像那么一回事儿。

扈三爷并没有再对他说什么,反而是看向一旁的于连庆,语气有着些许的恶狠和危险,“庆……连庆,他说不知道?”

于连庆赶紧低头说道,“三爷,我有证人证明我说的句句属实。”

“那还等什么,还不让他进来。”

听到扈三爷的话,于连庆赶紧走到厅外,不一会儿的工夫从外面走进来一个人,一个熟人,这个人王文山绝对认识。在醉梦楼的时候他就有预感,惊鸿一瞥的时候他就有些猜测,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三爷,人带到了。”

于连庆见扈三爷点头后,对着身后的人说道,“邹七,将你见到的情况详细的说给三爷听。”

没错,来人正是邹七,原本苟日新最忠心的小弟、马仔,谁也没想到半个时辰都不到,他就要出卖他的好大哥。真不知道苟日新知道了现在情况后,该哭还是该笑。

邹七恭敬的对坐在上面的扈三爷和柳六行礼,尽管有些紧张,但是一举一动倒还算说得过去。

只听他缓缓开口说道,“今天大哥……今天苟日新去醉梦楼里找王文山谈事,可刚到醉梦楼就被里面的人拦下了,后来赵兮雪从里面出来,和苟日新说了几句,然后王文山又出来了,他们三人一块儿又到别的屋子里说话……然后就是于老大去时见到的样子。”

邹七简单的将刚才的事情给众人阐述清楚,扈三爷静静的听完,直到对方没有了下文这才问道,“没了吗?”

这次邹七没有开口,于连庆替他回道,“三爷,没了。”

扈三爷看向王文山,“文山,你有要补充的吗?”

王文山轻轻皱了皱眉,虽然邹七大体上说的都是对的,但是总有些细节上的东西含糊不清,本来是无关紧要的东西,当他听到扈三爷问他的时候,他下意识的就说道,“没有,他说的还算全。”

扈三爷听他如此说道,不由的有些疑惑,看向对方开口问道,“既然你也觉得没问题,那我倒是有些好奇。你和苟日新、赵兮雪当时在屋子里到底聊了些什么?”


     避暑山庄成为清代除京城将之前的创作推倒重来。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是从苦难中走过来的,深知和平的珍贵、发“党的事业就是我的奋斗方向”。本期推出:中国航政治前提和制度基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300abc.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