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新时代的男女平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300abc.com
     新时代的男女平等! (第1/3页)
    

我在三茅真君的得道飞升的地方,似乎有了一点感悟,就急忙让晓丹和胡惠茜也上去试一试,但是,晓丹和胡惠茜在三茅真君的飞升台,足足呆了半个钟头,却毫无收获,显得格外有些焦急。

我知道,晓丹和胡惠茜都迫切的需要提升境界,晓丹振作已经有些没落的茅山派,确保茅山几千年的传承不要在她的手中沦为其他门派的附庸。

这次昆仑派的逼宫,尽管让我和胡惠茜解决掉,但是也让晓丹感到前所未有的危机。

胡惠茜是因为自从进入人界法师巅峰境界后,已经二三百年都没有多大进展了。

幸好胡惠茜是北极银狐的妖修,北极银狐可是妖族极为高贵的族群,有着超高的寿元,但是长期不能突破,成为人界天师,也让胡惠茜焦急异常。

在这里顺便要说上一句,虽然胡惠茜是妖族,但是,进入化形境界后,妖族修士也会幻化人形,和人族生活在一起,就会和人族修士没有多大区别。

当然也有的妖修早就过了化形境界,但是内心骄傲,不屑幻化人形,就会继续保持原来的形态,当然这样妖修是不允许进入人族领地的,更别说和人族生活在一起了。

晓丹和胡惠茜心中焦急,其实,我的心情也是和他们一样的,所以在三茅真君的飞升台上,我把我的感悟分享给晓丹和胡惠茜,也让们感悟。

我着急归着急,看见晓丹和胡惠茜这个样子,我还是得想法设法的安慰她们两个,让晓丹和胡惠茜平静下来。

欲速则不达,这个道理我还是懂的,晓丹和胡惠茜如果一味强行去突破境界,一旦生出心魔,那可是不得了得事,轻者修为受损,重则堕入魔道,丧失灵智。

所以,我一方面希望晓丹和胡惠茜的境界早日提升,一方面尽量的防止拔苗助长,以免生出麻烦。

我给晓丹和胡惠茜分析了原因,那种神秘的力量她们二人之所以感应不到,有可能与她们的境界还没有达到人界天师的有关。

同时也安慰她们,现在有了和三茅真君的机缘,她们一定会顺利突破法师后期巅峰境界,成为人界天师的。

由于晓丹毕竟是茅山派一人掌门,虽然有些日常杂物都交给了她茅鹤轩师兄处理,他是茅山派的主管,相当现在事业单位的办公室主任。

有时候,除了与修道和传承有关的外,其余的事情,几乎都是她鹤轩师兄代表掌门晓丹处理。

尽管如此,在带领弟子修行,选拔有资质的弟子进行专门培养,包括现在包括茅山派的安全保卫工作等,都需要晓丹亲自主抓。

同时,晓丹自己也要练功,提升境界迫在眉睫,所以因为我的到来,晓丹也是忙里偷闲,几乎形影不离陪了我和胡惠茜好几天。

这不,今天刚刚在茅山的飞升台,晓丹,我和胡惠茜做了感悟和交流,晓丹就被一个茅山弟子叫走了,不知道是什么事情。

我和胡惠茜看到晓丹走了之后,就回到了玉晨观,这个环境清幽的道观,是晓丹在茅山派给我和胡惠茜安排的休息的地方。

现在,玉晨观客房里,只剩下我和胡惠茜两个人。

玉晨观院子里有一颗大松树,也不知生长了多少年,长有要好几人合力才能抱过来的粗树干,伸展到半空的枝枝叉叉,顶着绿油油的树冠,差不多遮住了半个院子。

这几天,在茅山派没有什么事情的时候,我就喜欢和胡惠茜在这课大松树下坐着。

今天,从九霄万福宫的飞升台回来,我和胡惠茜就坐在这棵大松树下,谁都没有说话,都在默默的想事情。

我想的是,我在茅山派已经停留不少天了,现在尽管手里的线索有限,也该出发去寻找犼的残魂去了。

如果耽误时间长了,这的让凶兽将臣抢在我之前,把犼的残魂找到,那样可就麻烦了。

胡惠茜除了要和我找犼的残魂外,还要思考提升境界的事情。

胡惠茜的性格和我不一样,我在这几年修道中,悟出一个规律,就是越着急提升修为境界,反倒是境界毫无进展,或者进展缓慢,当你快忘记这件事情的时候,发现修为境界反倒是不知不觉的增长一大块。

我在华阳洞无意间参悟透宇宙法则的奥秘,和获得星辰之力方法。

自从我成为人界天师以后,很久没有进展修为境界,又提高了一块,我把最近修为境界提升的事情说给胡惠茜听后,胡惠茜漂亮的眼睛里很是羡慕,同时又有几分无奈。

我分享给胡惠茜一些经验,但是在我身上很有作用的方法,在胡惠茜的身上收效甚微。

我正把要出发寻找犼的残魂的事情,准备说给胡惠茜听的时候,这时,一道人影匆匆忙忙冲进玉晨观。

这道身影刚通过玉晨观门口的护法殿,我和胡惠茜就看清楚了,原来是孙鹤鸣,那天带茅山弟子守山门时候,被昆仑派弟子冲进来,向晓丹报信的就是他。

孙鹤鸣在茅山众弟子中,能力和修为境界都不错,那天对嚣张跋扈的昆仑派赵清风几个人,不卑不亢,我心中不由的对他比其他茅山弟子高看了一眼。

今天孙鹤鸣突然来到玉晨观,这么着急究竟是什么事情呢?

我这样想着的时候,孙鹤鸣已经来到我的近前了,气喘嘘嘘的对我和胡惠茜说道:“前辈,你快去看看吧,山门那里,山门那里又要打起来了。”

其实,我的岁数照孙鹤鸣还要小许多,因为我在人前显露了人界天师的修为境界,另外还是他们掌门晓丹的好朋友,所以他只能叫我前辈。在修真的路上,实力才是硬道理。

我对孙鹤鸣的印象不错,所以倒也没必要在晓丹的这些门人面前摆谱。

我听了孙鹤鸣的话,心中不由的一惊,我和胡惠茜对望了一眼,心里想到:难道昆仑派的人请了帮手,又回来了,还是凶兽将臣找上门来了?

就听胡惠茜对我说道:“皓天哥,看样子晓丹有麻烦了,我们去看看。”

胡惠茜说完,也没等孙鹤鸣在进一步说什么,就已经飞身出了玉晨观。

我紧随在胡惠茜的身后,向山门的方向飞奔而去,孙鹤鸣还想再和我说些什么,看见我和晓丹已经冲出去好远,只好摇摇头,奋力跟在我的后面。

仅仅几分钟,我和胡惠茜的身影就出现在山门那里,这里可是茅山的门户所在。

现在外面的形势不太好,不知所踪的凶兽将臣有可能随时对参加二郎山大战的各大门派疯狂的报复。

另外几天前还发生西域昆仑派逼宫事件,所以,茅山的山门处,表面上和以前一样,其实有很多弟子在这里把守,心怀敌意和杀气的人,很难不被察觉的混进茅山。这些都是晓丹亲自部署的。

我来的路上还想,难道是西域昆仑派去而复返,这回不出重手不行了,即使不要他们的命,至少也要废掉他们的修为,否则不会让这些人知难而退。

可是我和胡惠茜到达茅山的山门那里后,发现那里并没有像我想象的已经发生的混战的局面,也没有发现西域昆仑派的人,而是晓丹带着那些茅山弟子,正和那些人理论什么。

看到这些人,我有点点惊讶,这些人上茅山来干什么?

因为那些和晓丹理论的人我差不多全都见过,正是在二郎山大战魔兽异族修士时候,当时和茅山派并肩作战的西玄洞天,青城洞天,罗浮洞天,鬼谷洞天和白石洞天各大大门派的人。

他们现在的掌门或代理掌门,还是我和晓丹在二郎山大战之后,从他们剩下的弟子中选出来的。

那是因为二郎山一战,各大门派的老前辈,全都和茅山派的玄静,玄清,玄尘三位道长一起不知所踪,各派没有人统领。

所以,在他们二郎山一战后,各大门派都在紫荆山无量观休整了一下,在各大门派的弟子离开之前,由我和晓丹,帮助他们选出临时的负责人,看样子这些临时的负责人回去之后,成了掌门人或代掌门。

谁实话,我不可能把所有的人都认出来,我只是对我和晓丹亲自选出的各派负责人印象深刻,还有,他们都穿着本门的服饰,所以不难看出他们所在门派,我有些奇怪,他们来干什么?

要知道,现在凶兽将臣脱困后下落不明,虽然我判断凶兽将臣有可能去寻找犼的魂,但也不排除会寻找二郎山参战的各大门派疯狂报复的可能性,所以说,此时不好好在自己门派呆着,还出来到处走动,是很危险的。

他们来茅山派,究竟是想干什么,看样子和晓丹只是有些分歧,又不像有太大的敌意。

既然不是昆仑派的人回头来找麻烦,我松了一口气,心想那个孙鹤鸣也真是的,既然是曾经的盟友来茅山,又有啥大惊小怪的,害的我一场虚惊。

我转念一想,不对啊,孙鹤鸣一向挺老成的,不会无缘无故那么惊慌,索性我没有上前,就拉着胡惠茜站在一旁,看看西玄洞天,青城洞天,罗浮洞天,鬼谷洞天,白石洞天这几大门派的弟子,他们到底来茅山来干什么。

这个时候,孙鹤鸣在后面,气喘吁吁的赶到山门了,想要对我说什么,但是欲言又止住了,也像我和胡惠茜一样,目不转睛的盯着场上,晓丹和那几大门派的掌门理论。

我看见身穿黄色道装的西玄洞天的掌门,他的年纪大约三十多岁,颌下留有一缕须髯,浓眉长目,说话声音很洪亮。

只听他对晓丹说道:“鹤丹掌门,我们也是情非得已,现在我们各派实力孱弱,如果依附西域昆仑派,对我们没有坏处。”

还没等晓丹说上什么,这时候,身穿俗家打扮的一个少女,看样子挺漂亮的,但是那双大花眼睛透露出让人心神荡漾的妩媚,让我感觉有些不舒服。

只见她身穿着一身红色的长裙,头发染成时髦的黄色,她身后的弟子,也都没有穿道装,全都穿着人界普通人穿的服饰。我看出来了,这是鬼谷洞天的那些人。

只见这个穿着红色长裙,长着大花眼睛的女人,说话的声音声音十分好听,好像冥冥之中的天籁之音。

这个说话声音极其好听,长的和穿着都十分妩媚的女人,我和胡惠茜是有印象的。

当时我和晓丹在无量观为鬼谷洞天选择负责人头疼的时候,这个女人挺身而出,毛遂自荐,而且他们鬼谷洞天的弟子也没有人反对,所以既然人家门派的人都同意,我和晓丹也就没有过多干预。

这个女人对晓丹说道:“鹤丹师妹,刚才西玄的掌门师弟说的对,归附西域昆仑派,可以壮大我们声势,我们才可以立足修道界,要不然,以我们现在各派实力,被人吞并迟早的事,敬酒不吃吃罚酒就不好了。”

原来这个鬼谷洞天的女人年纪其实不小了,只是看起来像少女,不知怎么的,我和胡惠茜怎么看这个女人都不舒服。

这时候,其他各个门派,也都随声附和着,都劝晓丹,带领茅山归附西域昆仑派。

我只是听了一会儿,基本上就听明白怎么回事了。

我心中不由的升起了怒火,我看看胡惠茜,她也和我一样,一向冷静平和的脸上,显现出气愤和反感的神色。

我看了一下,参加二郎山之战的各大门派,除了霍林洞天,委羽洞天,赤城洞天三大门派之外,其余的门派全都来茅山了。

原来,西域昆仑派赵清风等人,在来茅山派之前,参加二郎山一战的各大门派几乎全走了一遍。

面对西域昆仑派的胁迫,只有霍林洞天,委羽洞天,赤城洞天,坚决反对西域昆仑派的提议,甚至赤城洞天还启动护山法阵,差点将西域昆仑派的赵清风,周清笃等人烧成烤猪,但是最后还是手下留情,放了赵清风等人出山。

其余各大门派的骨头就没有像赤城洞天,委羽洞天,霍林洞天那么硬了,几乎全都同意西域昆仑派的要求,答应依附昆仑派,成为西域昆仑派的下属门派。

他们还答应和西域昆仑派一起来茅山,劝茅山派也答应依附昆仑派。

由于各派所在的地方分散在各地,互相距离比较远,所以,当这些门派聚积到一起赶到茅山时候,西域昆仑派赵清风等人已经在几天前就赶到茅山了,恰好我在茅山,将西域昆仑派的赵清风,周清笃等人全都教训一顿赶走了。

当我明白到这一切后,不由的感慨万分,当时二郎山一战,我和胡惠茜也是亲身参与者,整个过程全都经历过。

这一战恰恰是茅山派,茅山派又叫句曲华阳洞天,这点我在前面讲过,霍林洞天,委羽洞天,赤城洞天出力最多,牺牲最大,实力损耗最为严重,但是就是这几个门派,拒绝了依附昆仑派的要求,骨头最硬。

可耻的是,鬼谷洞天,西玄洞天,青城洞天,罗浮洞天,白石洞天的掌门和代掌门的骨头太软,竟然欺负茅山派掌门晓丹是个女子,组团要和昆仑派一起胁迫茅山派归附西域昆仑派。

我想,要是这些门派老前辈还在,看到他们的弟子这样表现不知有和感想。

我想,昆仑派那几个孙子,已经被我打发走了,大概今天来的这些人还不知道吧,如果不是看在西玄洞天,青城洞天,罗浮洞天,鬼谷洞天,白石洞天弟子毕竟在二郎山,和我们一起并肩作战过,我早就出手教训他们了。

让我稍微心安一点的是,西玄洞天,青城洞天,罗浮洞天,鬼谷洞天,白石洞天的掌门和代掌门,毕竟都是晓丹参与从众多弟子中选出来的,没有一开始就武力逼迫晓丹就范,只是苦苦的好言相劝。

晓丹答应昆仑派的要求,让晓丹带领茅山派和他们一起归附西域昆仑派。

尽管如此,还是把晓丹气的够呛。

晓丹气愤的对这几大门派的掌门说道:“我茅山派,自从祖师三茅真君开派立宗以来,已经传承几千年,从未归附与任何门派,不管是哪个门派,如果想强迫茅山派低头,那是痴心妄想,茅山派弟子就是战至最后一人,也绝不屈服,否则将来我无颜去见祖师和历代掌门。”

晓丹的话说的铿锵有力,掷地有声,把这些门派不少弟子说得惭愧的低下头去,茅山派弟子一个个群情激昂,摩拳擦掌,看样子如果各派弟子感悟胁迫,茅山派弟子将奋战到底。

同样,晓丹的话,也把各大门派有些人说的脸上有点挂不住了,尤其那个鬼谷洞天的那个长着大花眼睛,穿红色长裙的女人。

她走上前来,对晓丹阴阳怪气的说道:“呦,鹤丹师妹,你这样说可不对了,你姐姐也是好心,归属昆仑派,壮大本门的声势,有什么不好,你可别不识好人心啊。”

身穿黄色道袍的,长着浓眉长目颌下有须髯的西玄洞天掌门,对晓丹说道:“鹤丹掌门,你要三思啊,我也不愿意带领弟去依附什么昆仑派,自己门派自己说的算有什么不好,但是,俺也是没有办法,现在门派弟子实力太弱,我实在难以支撑,还望鹤丹掌门体谅。”

其他掌门,除了青城派掌门继续附和鬼谷洞天的那个女子之外,其余的各派掌门都低头不语,仿佛在思索什么,也许晓丹的那些话触动了他们。

晓丹一个女子都如此有勇气和傲骨,他们许也在为自己的行为感到有些羞愧吧。

那个鬼谷洞天的女人看到这种情况,显得有点着急,说道:“鹤丹师妹,好话我都说遍了,你可别逼我们使用武力啊。”

晓丹毫无惧色,对鬼谷洞天的这个女人说道:“如果这样,你们西玄洞天,青城洞天,罗浮洞天,鬼谷洞天,白石洞天从今天开始,和我们茅山派没有任何关系,不再是盟友,如果你们想用武力让茅山派屈服,我们茅山派将奉陪到底。”


     他双笔一分,毒蛇出穴,只听噗走到那个小老太婆面前,那个小轩辕三光心里却只惦记著小鱼儿这是艘精巧的叁桅船,洁白的帆就因为他们是活在时代前面的,,一时无两的万马堂主人,竟会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300abc.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