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县长的畅想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300abc.com
     县长的畅想 (第1/3页)
    

旋翼飞速旋转,深红色的贝尔直升机从停机坪起飞,以辰和路璇坐在舒适的座椅上。

以辰看着窗外,随着高度的上升,整个停机坪区都映入眼帘。

“你似乎和凡妮莎做了什么交易。”以辰说,直升机的高度已经超过了琉璃法塔,蓝色旗帜近在眼前,仿佛触手可及。

“是。”

“应该与我有关。”以辰又说,新秀谷的全貌渐渐收入眼底,这完全就是一座位于秀美山林中的繁华城市。

“有。”

当达到一定的高度,神奇的一幕发生,山谷内的一切都消失了,不,准确说是山谷内的一切人工建筑都消失了,草木依然茂盛、溪流依然清澈、鲜花依然艳丽,偶尔还能看到动物出没。

当然,消失的不只是人工建筑,与之一同消失的,还有那座亘古以来就存在的青铜铁塔。

“为什么?”以辰看向坐在斜对面的女孩。

他没有问交易内容,因为他看出了路璇不想说。既然如此,问缘由效果或许会更好。

“说过了,你是我的学生,第一个。”路璇没有看他,低头喝着从航站楼大厅拿的现磨咖啡,“也是最后一个。”

“就因为这个?”以辰充满了怀疑。

“我做事,他人管不着,你也不行。”路璇缓缓地说,平淡的话语尽显霸气和桀骜,“你没那个权利。”

以辰无言以对,这还说什么?两句话就把他彻底堵死了。

“凡妮莎能答应在我的预料之中,事情做成我也有信心。”路璇似乎是在自言自语,“这么做,省了我很多事,不然代价太大。”

以辰翻白眼,心说你倒是告诉我什么代价啊。另外,什么交易是不是也说一下?这还与我有关呢!作为当事人,最起码的知情权应该有吧。

“你不是当事人。”

以辰看向路璇,发现她正盯着自己,淡漠的眼神已经充分证明她已经洞悉了自己心中所想。

以辰一副窘态,依靠挠头和干笑来掩盖内心想法被识破的尴尬。

“说好听一点,你属于交易的受益者;说难听一点,你只是交易的一部分。”将咖啡放到一旁,不给他说话的机会,路璇岔开话题,“殿侍再出现,依旧由你自己解决。记住,没有人会帮你,你只能倚靠自己。”

“有心理准备。”以辰点了点头,“【道剑·夜束】总能用吧?”

路璇提醒他:“能用,但我不希望一台戏上演两遍,道剑护主听起来不错,实际丢人得很。”

“放心吧,我保证,上演的绝对是一台新戏。”嘴上这样说着,以辰心里却在琢磨到时候自己该怎么做,那两米高的殿侍着实给他留下了不小的心理阴影。

“亡灵虫洞的形成,对道剑之主来说感觉很不舒服,你体验过。”

以辰舒展双腿:“‘虫洞’这个词,以前我只在量子物理学上听说过,阿尔伯特·爱因斯坦提出的。想不到现在居然从神话故事上也听到了,首席演说家是安德烈。”

路璇并没有理会他:“虫洞是连接剑陵与地球的时空甬道。严格来讲,只有死物和活物皆容许穿梭的生灵虫洞才是真正的虫洞,只容许死物穿梭的亡灵虫洞不过是半成品。”

“活物,冷酷的形容词。”以辰咂嘴,这不是他第一次听到这个词了,但每次听他都感到一丝莫名的凉意。

“活物,是这个无情世界的最好代名词。”

“这个世界……还是有情的。”

“理应有情,实际无情。每个人的观念不一样,多说无益。”

两人陷入了沉默,舱内变得安静,隔音效果极好的机舱完美地隔绝了引擎和旋翼的声音。

以辰的脸几乎贴在了机窗上,目光透过玻璃俯瞰葱郁的山林,反方向是常年不化的皑皑雪山。

之前乘坐的超闪高铁,并没有领略阿尔卑斯山的风景,如今坐在直升机上,雄伟壮丽的大山景象尽收眼底。

一个小时后,宏伟的建筑群出现在视野里,一片高大的球形玻璃建筑矗立在空旷的草地上,被成林的柏树环绕着。

直升机降落的地方是一座位置十分偏僻的球形玻璃建筑。

这座建筑很大,仅次于正中心的那座,它的顶部是露天的,朝下看能清楚地看到十数座停机坪。

见识了新秀谷的停机坪区,以辰毫不怀疑新秀园也有巨大的机库,而且很可能就在这座建筑的地下。

至于机库里停着的是不是武装直升机,他就不得而知了。

可伸缩的轮式起落架使得贝尔直升机平稳地降落在停机坪上。

没有停留,下了直升机,以辰和路璇就离开了这座供直升机起降的建筑。

“建筑内的停机坪区是内部成员使用的,主要来往于新秀园与新秀谷。外部成员使用的停机坪区在新秀园西边,紧邻莱斯特菲尔德湖的草坪用地。”路璇驾驶着电动观光车。

瞅着车速表上的指针,以辰由衷地说:“这里的观光车很正常。”

路璇斜睨了他一眼:“很庆幸?”

“非常庆幸,观光车的最高时速一般都是30公里,你已经开到最快了。”以辰笑着说,“虽然在这种偏窄的路上车速已经很快了,但我还能勉强适应。”

“所以这就是你无视我话的理由?”路璇质问。

以辰一愣,竖起一根手指,小心翼翼地说:“第一次。”

“借口。”

以辰心里喊冤,你都无视我话多少次了,这是惯犯在教训初犯吗?怪不得老爸从小教育他说,女人有时候就是不讲道理的,这是她们与生俱来的权利。

小打小闹就要哄,大开杀戒就要跑,一想到老爸当时郑重其事地总结面对女人的生存法则,他甚至有些想笑。

“好笑吗?”路璇的话把以辰拉回了现实。

“我保证,最后一次。”

“态度很诚恳,告诉你一个不是秘密的秘密。”

以辰忽然有种云消雾散的幻觉:“这算是褒奖吗?”

路璇俏脸上浮现出玩味的笑容:“你说是就是呗。”

以辰隐隐感到不妙,双手不由地抱在了一起:“什么……秘密啊?能……不听吗?”

“观光车一般有两种,最高时速并非都是30公里,还可能是45公里。”路璇直接说了出来,“这台车恰好的最高时速恰好是……45公里。”

以辰木然,心凉了一大半,这哪里是幻觉?压根是错觉,自以为是的错觉!

他放在车座扶手的手下意识地抓紧:“你不会加速的,对吧?”

刚说完这个问题,以辰就后悔了,这就好比你和哑巴说话、向瞎子招手、朝聋子喊叫……多此一举,与跟别人说自己是个傻子没什么两样。

“你心里不是已经有答案了吗?”不等以辰说话,路璇骤然加速。

观光车经过短暂的一滞,猛地冲了出去。观光车在比较狭窄的路上疾驰而过,引来众多路人的目光,也留下了以辰接连不断的大喊。

“慢点啊!车车车!”

“岔路口!岔路口!”

“有人!前面有人!”

…………

新秀园西边,与停机坪区相隔不远的停车场。

巨大的白色弧顶建筑下是一片开阔的场地,划分出数百个间隔足够大的停车位,大部分的车位都停有车辆,全是私家车,豪车并不在少数。

一辆观光车驶来,在停车场边缘停下。

路璇把钥匙递给走来的工作人员,对坐在副驾驶上的以辰说:“不作死不会死。”

“我保证,绝对不会再有下次,我是说绝不会再作死。”望着停放了数百辆私家车的偌大停车场,以辰问,“来停车场做什么?”

“墨尔本的面积并不比济南小很多,不开车你打算骑单车去吗?”路璇目光怪异地看他,“水土不服终于蔓延到头部了。”

以辰急忙辩解:“我知道我们是来开车的,我的意思是我们去哪儿?其实我也知道我们是去Toorak区……”

路璇双手抱胸,略歪着脑袋,饶有兴趣地瞧着如同傻子似的一边比划双手一边说个不停的以辰。

最终,以辰放弃了辩解,耷拉着脑袋,找话题来掩饰自己的尴尬:“我们要不要先吃个午饭?毕竟时间不早了。”

“说得很有道理。”路璇不徐不疾地点了下头,转身朝停车场里走去,“先开车。”

“是同意还是不同意啊?”以辰一呆,心说你倒是给个明确的答复啊。

“吃饭也要开车!”路璇头也不回地说。

“出去吃啊,你直接说不就好了?我还以为在俱乐部简单吃一点就行呢。”反应过来的以辰连忙跟上,“我们去吃什么?澳洲都有什么特色菜,你给我讲——”

“闭嘴!”

几分钟后,一辆对路人目光有着巨大吸引力的跑车出了停车场,沿着莱斯特菲尔德湖旁那并不宽敞的道路向生态公园外驶去。

那是一台敞篷法拉利,全新一代LaFerrari Aperta,充分运用了空气动力学的流线型碳纤维车身是极具视觉冲击力的婴儿蓝,向下倾斜的尖鼻锥霸气十足,超低的发动机罩完美地突显出强健有力的车轮拱板,搭载了最先进的混合动力系统,使它无形之中具备了强悍的动力。

这显然是一台拥有超凡性能表现、极致空气动力效率以及绝佳操控性的超级跑车。

“纪念版马王。”以辰艳羡的眼神紧盯着采用了悬挂翼式外观设计的排挡座,同样是坐在副驾驶上,与刚才在观光车上的感觉完全不一样,特别定制的固定式座椅虽然并不舒适,但却能令人不由自主地热血沸腾。

“第三遍了。”路璇单手握着方向盘,语气充满了无奈和嫌弃。

以辰咳了咳,一本正经地说:“下面我来采访一下路老师,你很喜欢法拉利吗?”

“是喜欢法拉利中的拉法。”

“对,有着上百年历史的三大神车嘛,外观和性能肯定是其它款难以企及的,尤其是全新一代,配置都杠杠的。”

“这不是主要原因。”

“那请问,主要原因是什么?”

看了眼半举着手佯装拿话筒的以辰,路璇面无表情:“你是学生还是记者?”

“路老师,你有义务正面回答你的学生以辰作为临时记者所提出的问题。”

“因为反过来念一样。”

以辰摊开双手,表情浮夸:“这,这也能算原因?”

“有问题吗?”路璇美眸瞥他。

“没,没问题,路老师有性格,学生佩服。”感受到那突然冷下来的声音,以辰把头伸出车外,任由发型在风中凌乱,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一面掌心大小的纯银盾牌,充满了骑士风采的幽灵图案神秘依旧,眉飞色舞地自得说,“路老师,问一下,你介意一辆去两辆回吗?”

“礼物原来是它。”


     砰!的-声,她居然关起了门。女人道:她今年才十六岁,她真”傅红雪的嘴唇已干裂连一个字。他喝到第三杯的时候,她就进她又抬起头,仰视着他:可是只,只是冷冷的看着铁面判官一张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300abc.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