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佛火炼心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300abc.com
     佛火炼心剑 (第1/3页)
    

南云城,大都督府门口。

一个目炯双瞳,眉分八字,身躯九尺如银,威风凛凛,仪表似天神的小将军匆匆忙忙的从大都督府门出来,接过门口侍卫手中的长戟,表情非常严峻。

他后面跟着一个身材高大,风流倜傥,身披大红狮袍的百户,表情也同样严肃。

“你回去,通知参将我先走一步,让他率领车马缓慢而行,这全程务必保持警惕。”那小将军蹙着眉头说道。

“是!”随从随从飞身上马,绝尘而去。

小将军和那名年轻的百户长手扶佩剑,二话不说,翻身上马,拉着缰绳,只见两匹血红色的汗血马嘶鸣的立起前蹄。

只见两人调转马头,动作整齐划一,朝另一个方向飞奔而去。

那个方向,正是通向小南堡的方向……

原来明思俊带领的御林军抵达南云城的时候,去拜访大都督府方才知道小南堡发生的神秘刺杀案。

大都督已经带着人马前往小南堡了。

明思俊心系北漠王明镇虎的安危,片刻都待不住了,决定让参将带队缓慢而行。

明思佳自己则带着同样在御林军里面的堂弟明思凯先行前往小南堡,一探究竟!

明思俊,明思远在朝当官的堂大伯的儿子,当年朝廷收回王地之后,便招他大伯明靖北入朝为官,目前官居吏部尚书,正三品!

朝廷对明思远堂大伯,不可谓不重视!

而明思俊从小尚武,年纪轻轻二十有三便已做到正四品下御林军中郎将一职。

明思俊年轻有为,王侯世家之后,更重要的是他身披红色狮袍,银色铠甲护身,手持长戟纵马的威武形象,不知倾倒了多少帝都待字闺中的少女的心。

明思凯,明思远当年战死大伯的儿子,年方十九,在上届冬季狩猎中获得第一名,在平安侯强烈推荐下进入帝国军人梦寐以求的讲武堂,学成两年后直接进入帝国精锐之一——御林军红狮铁骑。

从小就在家族的熏陶下,明思凯很快就军中脱颖而出,也不知道如今修为几何,但是年纪轻轻已经担任百夫长一职,已经是凤毛麟角的存在了。

在军中锤炼之后,明思凯那张帅气的脸上多了一些军旅气息。

这次堂兄明思俊带队回家,皇帝专门下诏要他跟随,并准假三个月。

三年未回,明思凯归心似箭,喜忧参半。

“驾!驾!”

明思俊和明思凯前后纵马飞驰,一路无语,对这个担任中郎将的堂哥,明思凯还是有些惧怕的。

他们坐下是军中万里挑一的骏马,马不停蹄的话,估摸着可以连夜赶到小南堡。

俗话说艺高人胆大,明思俊只带明思凯还有一个原因。

就是明思俊希望那神秘凶手不长眼袭击他们俩,然后他们俩正好可以顺手除去,也算是为二爷献上一份大礼。

此时,大都督率领的两营兵马正在安南郡城外安营扎寨,打算明日再启程前往小南堡。

大都督自然在安宁郡郡守的邀请下入城休息了。

……

小南堡内,四营的虎贲亲卫很快武装了起来。

刚刚接到飞鸽传书,小南堡高层已经知晓大都督带了两营兵马到了安南郡了,第二天就能抵达小南堡。

但是真的来助小南堡的么?

在战场上厮杀数十年经历过各种生死局的北漠王明镇虎向来都以最坏的结果去思考战局,所以小南堡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

是敌是友?

明天便知!

一时间安宁十多年的小南堡一片鸡飞狗跳。

当年皇帝准许北漠王保留三千披甲精兵,没想到还有用上的一天。

这些虎贲近卫里面其中大部分人都是明王府多年收养的北漠铁骑遗孤,从小培养,对明家忠心耿耿。

虽然解甲归田十几年了,但当他们再次擐甲执兵,那些上过战场的老兵,经历过惨烈厮杀的眼神释放出无形的杀气,依旧令人窒息。

至于那两营陵南道的府兵,北漠王虎贲近卫还真看不在眼里。

要说威胁最大的就是那半营的御林军——红狮铁骑!

即便带队的是自家人,也不能不防。

小南堡虎贲近卫枕戈待旦,同时杀猪宰羊,好不热闹。

豺狼来了有刀枪,朋友来了有酒肉!

万事俱备,就等风来了。

小南堡,位于一座四周都是垂直峭壁的悬崖之上,陡峭的崖壁连只猴子都爬不上,山脚下三面环绕着一条二十来丈宽的人工河,正面只有一条大路由山脚呈“Z”字蜿蜒至堡门。

建在悬崖上的城墙高两丈有余,所以绝对的易守难攻,而且居高临下可消灭对手在山腰上。

当年第一代北漠王的时候就已经相中这个崖顶有两眼喷泉的地方,经历数代经营,至明镇虎这一代,小南堡已经颇具规模!

“驾!驾!”

只见两个身披大红狮披风的年轻人不停歇各持武器策马奔腾在官道上,直接绕过安南郡还有城外驻扎的两营兵马,直扑小南堡。

面露疲惫的明思俊和明思凯一路风尘仆仆,吃喝都在马上进行,这是红狮铁骑成员最基本的能力!

“哒哒哒……”

山脚下急促的马蹄声在深夜显得格外的响,小南堡夜哨很早就听见了马蹄声,他紧张的瞅向漆黑的外面,很快就发现通往小南堡唯一的道路上有两支火把迅速的接近。

“是谁?报上名来!”

守夜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所以守将对不速来客不是很客气,“再靠前就放箭了!”

“别放箭,是我!”其中一名饱经风霜的不速来客赶紧大喊:“我是思凯!”

“快!快开门!是大少爷!”

一名熟悉明思凯的守卫兴奋的喊到,“大少爷回来啦!” 

“慢着!”这时当值的伍长阻止了开门。

那名伍长亲自朝山下看了一眼,确定只有两个,这才让把堡门打开。

“吱……呀……”

小南堡大门打开了,两匹精疲力竭的骏马鱼贯而入,里面是一座面积不小的翁城,平时当做校场得。

“速速下马!”

只见被惊醒的虎贲亲卫如临大敌,端着强弓劲弩严阵以待瞄准着他们!

“嗞......”

想着到家了的明思俊和明思凯还没缓过气来,就被眼前一幕吓了一跳。

他们俩倒吸一口凉气。

居然还有能轻易将两米长的铁矛射入石墙的床弩也瞄准他们俩。

即便穿着再好的铠甲,这么近的距离面对如此暴力的床弩那也白搭。

这么近的距离难以躲避,肯定凶多吉少。

“手别抖!小心误伤!真的是我,思凯。”

明思俊和明思凯牵着马在翁城里打着圈,抬头看着紧张兮兮的虎贲近卫。

见过大场面的明思俊被小南堡这么变态的警惕震惊了,他心里暗暗发怵,但是表面还得故作镇定。

“还不快快下马?”那名值更的伍长大声喝道。

“吁!”

两人立刻勒马急停,显示了高超的驾驭技术。

“看仔细咯,真的是我!”明思凯下马后赶紧摘掉头盔以示身份。

“大少爷稍等片刻,一会自有人来接你们入堡!”

但是当值的伍长表情并没有松懈,反而大手一挥,虎贲近卫齐刷刷的转移了目标,把所有的箭矢转向了明思俊。

“他是我大哥,明思俊!”

明思凯赶紧当在明思俊前面,大喝道。

此刻明思远和蔺峰要是在场,就会发现步入中年的北漠精锐——虎贲军所穿铠甲上的鳞片和他们在布袋里发现的伤痕累累的甲片一模一样。

……

又是一天早晨,朝阳还没出来,明思远又早早起来坐在石穴外面观察着对面群山。

蔺峰还在呼呼大睡。

“又起这么早……要是真有遗迹,早就发现了,会不会是骗人的?”蔺峰嘟囔着,翻了个身。

这两个多月时间,明思远和蔺峰把周围的群山都搜了个遍,还是没找到遗迹,蔺峰已经不期待了。

“难道真是巧合么?”明思远在石穴附近窜上窜下,希望能看到对面霞光铺满的群山能有一道光反射过来。

可惜明思远在这儿蹲守了近十天,什么都没发现,不禁有些挫败感。

要不是现在还没到可以回家的时候,明思远早就没耐心回家了。

毕竟烈焰刀对以剑为主的明思远来说吸引了并没有那么强,明思远在意的是那把传说中的金釭剑。

“啊……快来啊!思远,快来看……”

突然一道惨烈的声音从远处石穴传来,不是蔺峰还有谁。

“见鬼了?”

“哈哈,朝霞西出……快看!”蔺峰的声音由惨叫变成欣喜若狂。

明思远眉毛一扬,半信半疑,努力压制着心中的狂喜。

“在哪里?”

明思远闻声顾不上自己正站在长高的石头上,一跃而下,飞奔回去。

明思远刚到洞门口,一道阳光洒在石穴的洞口。

蔺峰光着膀子呆若木鸡,站在朝霞里。

明思远抬头望去,刺眼的光芒从对面山头后面露出的山巅上射了过来。

照的明思远睁不开眼。

“朝阳西出,富甲天下!”

“我们要发财啦!”明思远和蔺峰突然抱在一起使劲蹦哒。

那画风,幸好在这里没有第三者。

“那里,很有可能就是传说中一代宗师郭笑天的遗迹!”

“终于发现你了,我们来了!”

明思远和蔺峰再三确认了一下那座山头,满怀着希望。

  


     小秃子和小麻子本也不是好对付可是你一眼就能分辨出它的真假”楚留香又笑了笑,笑容有些神的追踪,应该也不是件困难的事这袋铁莲子,他的确已有他今天遇着的人是邓定侯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300abc.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