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影术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300abc.com
     血影术 (第1/3页)
    

  吴有家的药铺今天没有开门,张小河打开门走了进去。

  屋内漆黑一片,没有开灯。

  进门之后,就能看到两人坐在凳子上,依旧是昨天的状态。

  “异兽短时间内不会再来,这段时间我们能做一些准备。”张小河说道。

  “你说的是真的?”吴有情绪有了些波动。

  “嗯。”他肯定地点头,接着说道:“但是不保证异兽以后不会来。”

  “足够了!”吴有忽然站了起来,迈开大步,匆匆忙忙地往外走。

  张小河叫住了他,“你干嘛去?”

  “当然是召集人们,我们还有机会活下去。”他的眼中闪烁着希望的光芒。

  “你去吧。”张小河放开他,吴有要做,那就让他去做。

  吴有走出去之后,屋内就只身下他跟赵助,眼看着赵助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

  张小河心里怎么也不是滋味,他拍了了赵助,问道:“浅叶怎么样了?”

  “还在睡觉。”赵助恍然醒过来。

  “我去看看。”张小河说着走入里间,找到浅叶住的房间,打开房门。

  房间内,浅叶安安静静地睡在床上,她脸上没有表情,一直是平躺着的姿势。

  因此,尾巴很容易伸出被子。

  张小河轻轻地抬起,把尾巴收到被子里面。

  他站在原地看了会,然后转身带上门离开。

  回到铺子,张小河跟赵助说道:“柱子,跟我走。”

  赵助抬起头,有气无力地看着他,随后摇摇头。

  “起来。”张小河一巴掌拍到他的脑袋上。

  赵助委屈巴巴地看着他,“哥,你打我。”

  “不打你,能醒过来?你也是个卡牌师,比普通人厉害多了,咋就怂成这鸟样。”

  “现在不跟我一起去做准备,难不成等异兽来了,送死啊?”张小河厉声斥责。

  赵助第一次见二哥这么生气,他当场吓得不敢说话。

  “还不起来?”张小河眉头一拧,说道。

  赵助连忙站了起来,像是一个标兵一样站得直直的。

  “是。”

  有些人平时气势最足,但到了关键时候屁用不顶。

  这类人还有一种说法,平时很厉害,人们称之为天才,但真要是遇到天大的灾难,这种人很可能会一击就倒。

  原因也就那么几个,其中吃苦吃得少,是最重要的。

  赵助就是这样的人,平时跳得厉害,现在直接掉沟里爬不出来。

  这种时候看的已经不是个人实力强弱,而是看一个人的承受能力。

  最能承受的那一个,就是代领人们走出困境的那一个。

  张小河把买的包子,一些放到店铺,一些自己和赵助一起吃完。

  他们一路走出小镇,来到了他们原本作为家的小山坡,开始布置之后需要的东西。

  出云镇内,吴有一路跑着,一路叫喊道:

  “异兽短时间内不会来,大家赶紧布置防御。”

  他卖力喊着,嗓子都已经沙哑,像是一个报童一样,走街串巷。

  他喊了一路,没有人搭理他。

  绝望的情绪早已进入人们的内心,这些蛇女最大的也不过三岁。

  吴有内心暗叹不已,卖力叫喊,可却没有一个人听他的。

  跑了一圈,只有村口的老乌鸦跟着他叫了一阵。

  随后再无其他声音,小镇陷入死寂。

  这千人小镇,仿佛一夜之间,变成了一个荒废无人的镇子。

  所有住在镇子里的人,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

  吴有站在一条空旷大街上,一股股苍凉的寒风吹过。

  站立于此,内心格外迷茫。

  没有一个人回应他,所有人都待在家里不愿意出来。

  哪怕他在努力,也依旧没人听他的话。

  就像当时一样,人们已经丧失了内心,因此也听不进去他的话。

  几乎所有人,都变成了行尸与走肉。

  陈醋走到他身边,拉着他的胳膊,轻轻说道:“回去吧。”

  吴有一路低着头,被她拖着拉着往回走。

  “我不知道他们怎么想,但是我相信你。”陈醋说道,捏了捏他的手掌。

  吴有看向她,眼睛之中垂落着许多悲伤,欲言又止最终也没有力气说出一句话。

  只是紧紧握着陈醋的手,所有人都不相信他,只有陈醋一个人愿意无条件相信他。

  他心里很感动,也很悲哀,更多的是疲惫。

  其实就连他自己也快要累趴下,很多时候,他都在像这样痛苦地活着,还不如死了。

  但是他还有弟弟呀,还有陈醋啊,他不能死,出云镇也不能死。

  吱呀!

  他们身后,一个蛇女打开窗户,探出头看向他们。

  吴有惊喜万分,回过头,却看到蛇女把窗户又关了上去。

  如此变故,让他再次跌入谷底,内心格外的不好受。

  “别管她,我们回家。”陈醋眼睛里都是心疼,她接着说道:

  “出云镇保不住,我就跟着你走,你去哪我就去哪。”

  吴有哽咽,看着她的眼神有些愧疚,眉头皱地根本展不开。

  他不希望陈醋跟他流浪,既然娶了她,就不会嫌弃她,就要给她一个安稳的家。

  因为他是个男人,一个成了家的男人。

  “我会想办法说服他们,我保证……一定。”他说话不是很利索,喉咙似乎塞了些热乎乎的东西。

  “嗯。”陈醋抱着他的一条手臂,头靠在他的肩膀上。

  两个身影,一高一低,缓缓走在寂寥无人的街道上。

  “哥,你整啥呢?弄这么多树枝干什么?”赵助捶着腰,抱怨道。

  “你好好看着,别遇到点小事,人就趴了。”张小河处理着手中的工作,说道。

  “我也没怎么害怕,就是……就是没有多少力气。”赵助挠着头,不好意思地说道。

  “别墨迹,快点过来帮忙。”

  张小河正在用一根树枝奋力挖土,他浑身沾满了泥巴。

  在他旁边是一排排的宠兽。

  “好的,哥。”赵助也跟着帮忙去了。

  大概过了半天,一条长长的壕沟挖好。

  说是壕沟其实更像是一个地道,挖得很深。

  赵助看了就不是很明白,问道:“挖壕沟干什么,防不住异兽的。”

  这小壕沟,异兽能够直接冲进来,根本不顶用。

  “谁跟你说是壕沟的,好没完成呢,仔细看着啊。”

  张小河说完后,接着干活。

  山坡热闹无比,一帮子宠兽忙着挖土。

  剑士直接用剑挖,龙鼠上爪子,就是雪巫比较惨,用的是一双嫩手。

  趁着刚下过雨,土壤比较湿润,张小河一直挖到了山坡内部。

  在山体内开辟出一片空旷的空间,一直连接到那一条壕沟。

  尽量半天时间,全部宠兽一起努力,总算是把这个堡垒挖好。

  “二哥,你这直接把山当堡垒了啊。”赵助没想到张小河有这么大的想法。

  “人要敢想,像是以前咱们两个没这个能力,现在有宠兽帮忙,不一样的。”

  之后张小河开始内部的布置。

  他先安排了十个极冰剑士守护堡垒,这十个剑士剑气合一,坐在山体内的地室中。

  用一部分剑气稳固地室,防止山体塌陷。

  然后,张小河弄出了五十张风刃鸟卡牌,每一个都提升到1级,又花了五十枚能源石。

  之后,再造出二十个寒冬雪巫,此时张小河储存的源念力已经到底。

  雪巫也升到1级,作为守护核心的剑士本想多升到2级,但是张小河掂量了一下能源石的熟练,只能升到1级。

  “哥,你这是整军团啊,这么多宠兽!”赵助看得眼花缭乱,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宠兽呢。

  “算是吧,我也没有什么高深的想法。”

  “起初我想到,宠兽到了异兽堆里面,肯定有去无回,我干脆就打远程的。”

  “准备弄一些石头,让风刃鸟飞到异兽群上方投掷,每一只风刃鸟投掷完之后就飞回来。”

  “二十个寒冬雪巫,负责搬运石头到壕沟里面,以便风刃鸟回来之后,能立即做出第二次投掷。”

  “而且雪巫还能治疗受伤的风刃鸟,剑士稳固山体,跟雪巫一同内守,整个堡垒就能做到一定程度上的独立运转。”

  张小河解释道。

  这并不是什么精妙的想法,但是张小河觉得这只是一个开头。

  以后有了其他卡,说不定能够有意想不到的组合。

  张小河是靠宠兽作战的,这种战争堡垒,能将宠兽的力量集结起来,很不错的想法。

  “二哥,你是我见过最聪明的人,我怎么就想不到这个方法。”赵助开始反思自己。

  你当然做不到,张小河内心暗道。

  那个卡牌师能像张小河这样,卡牌多得离谱。

  这种战斗堡垒打法,只适合张小河,别人不一定学的来。

  其实张小河本身是受到卡牌宫殿的启发,才有了这个想法。

  只不过现在这个想法还很稚嫩。

  “还需要不断优化。”他握拳说道。

  之后,他们就一直在准备能够用来投掷的物体。

  必须找一些沉重的物体,从高空掉落下去才有足够的能量击杀异兽。

  单单靠动能,这个高度其实是杀不死一些强大的异兽的。

  战斗堡垒完成之后,张小河测试了一下。

  一只只风刃鸟抓着石头,像是一架架战斗机。

  石头冲高空坠落,虽然威力还不错,但是张小河还是忍不住摇头,叹息道:

  “还需要改进,仅仅是这些石头,威力不够。”

  “要是炸弹就好了。”赵助捏着下巴说道,有炸弹就能炸一大片,效果肯定好。

  “我们过几天去找炸弹。”张小河做出了决定。

  战斗堡垒潜力还是有的,他不会轻易放弃。

  “人最开始发现电的时候,不会知道电能改变社会,咱们也要多加努力。”

  “嗯,一定可以。”赵助捏着拳头,精神了不少。

  跟着张小河劳动了半天,他再一次充满了力量。

  “今天到这里,我们回去吧。”

  两人搭在上风刃鸟,飞回了出云镇。

  药铺依旧没有开门,吴有坐在屋内一个人喝着闷茶。

  他一直皱着眉头,心思也很乱。

  陈醋坐在旁边,陪他喝茶。

  “很难啊,到底要怎么召集人们。”吴有唉声叹气,脸上尽是苦色。

  “你都说异兽短时间内不会来,你也舒舒心。”陈醋一整天都陪着他,就是但他他紧张过度。

  “大伙都不听我的,也是我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人。”他自嘲道,喝着茶却有了几分醉意。

  陈醋一把夺过他手里的茶杯,说道:“别喝了,我看你都要喝吐了。”

  吴有忽然有些心塞,杯子被抢走,内心也不顺畅,跟着脸上的表情更加不好。

  看到他这幅样子,陈醋只好把杯子还给他。

  “喝,使劲喝,喝不死你。”陈醋一边做着手中的针线活,一边埋怨道。

  吴有看她这幅生气的小模样,反而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陈醋瞪了他一眼。

  “笑你可爱。”

  “尽说瞎话。”陈醋两颊羞红,声音软了很多。

  门口张小河两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站在了那里。

  “打扰了。”赵助自觉地关上了门。

  “打扰啥?咱就是来这里的。”张小河又给门打开。

  进屋之后,径直走向了吴有,开口就问道:“你这边处理好了吗?”

  他指的是动员蛇女。

  吴有摇摇头,说道:“我叫了好几遍,起初说异兽暂时不会来,接着又说有办法救镇子,之后还说谁出来就给谁奖励,但是大伙都不相信我。”

  张小河默默地听着,随即问道:“你什么方法都用了吗?”

  “用了,我想不到别的其他方法了。”吴有苦涩道。

  “你跟每一个人都说了吗?”张小河再问。

  “说了,我在大街上喊的。”

  “我是问,你跟没人人都说清楚了吗?你问清楚每一个人了吗?”

  吴有一愣,随即说道:“没有。”

  “这就对了,你没有亲自闻每一个人,没跟他们讲清楚,他们自然是不会相信你的。”

  吴有忽然说不出话,脸上多了些表情。

  “喂!我老公很努力,是其他人不相信他。”陈醋满脸不悦。

  张小河没有理她,接着说道:“你问每一个人,我不信所有人都愿意躺着等死。”

  吴有脸色再变,眼神十分凝重。

  看着他的样子,陈醋着急了,护在吴有前面,对质张小河道:“他尽力了,是别人不听,你怎么怪起他来了,你这个人有毛病。”

  陈醋很生气,对质张小河丝毫不让。

  “算了算了。”赵助拉着张小河,“二哥这些事怪不了谁的。”

  张小河面无表情,接着说道:“若是相当个普通人,那就老老实实做好自己,要是想帮助别人,那就要不求回报,帮到底。”

  “要是只帮一半,就是害了人,你是有罪过的,万事万物最怕半途而废。”

  “想要当老大,不承担责任,怎么可能。”他语气平淡,心境也很平淡。

  在他看来,本来就是如此,就像他当哥,帮助弟弟妹妹也是不求回报的,也是会……帮到底。

  “你出去!从我家里面滚出去!”陈醋极其生气,她不允许别人说他丈夫不好,不管这个人是谁。

  “哥算了算了,别伤了和气。”赵助内心担忧无比,他们相处也有些时间。

  平时虽然打打闹闹,可也不希望闹掰。

  “你自己好好想想,要做一个普普通通的人,还是带领一个族群前进的人,选择权在你手里,无论你怎么选,都没有人责怪你。”

  “遵从你的内心吧。”张小河说完,就坐到了地上。

  在他看来,吴有怎么选其实都没有关系,他反而希望他做一个普通人。

  吴有凝思许久,面部似乎被凝霜定住,一直都是一个表情。

  张小河的话格外入耳,也刺耳。

  他忽然就想起了自己的从前,那个时候,他从小就跟着一群人流浪。

  那个时候还有母亲在,那个时候为了养活他,母亲付出了很多,根本不在乎自己的颜面。

  就算是别人让她跪下,她也照样会做。

  那一幕幕场景,在年幼的他的心里,刻下了深深的烙印。

  每一幅画面都在刺激他的神经,每一幅画面都是他童年的阴影。

  年幼的吴有从来没有想过,人心竟然能黑暗到这种地步。

  正是因为见过人世间的邪恶,他才更加渴望光芒。

  那个时候,他似乎就下定了决心要做一个强大的人。

  可事实证明,现实是残酷的,没有战斗力,有多大的抱负,都会因为心跳停止而消散。

  后来,他有了弟弟,后来母亲离世。

  再后来,跟着流浪团体,作为团体中最低等的人,重复着母亲的命运。

  某天他恍然大悟,弱者在这个世界,就是悲剧的轮回。

  这是一个,只有强大者才能生存下去的世界。

  多么冰冷的规则,多么可恨的定律,他想打破这个丑陋世界的肮脏定律。

  因此,他需要建立一个,文明的世界,他要用文明的规则,来对抗残酷的自然定律。

  “我要带领。”吴有站了出来,他的眼神格外坚定,“请问我需要这么做?”

  陈醋看着他的状态,内心焦急无比,“你不用听他的,选什么选啊?”

  她从背后抱住了他,泪水打湿了他的后背。

  吴有转身,莫干了她的眼泪,目光温和地说道:“你不曾见过这个世界的黑暗,可我曾经身出黑暗,我不希望你也遭受跟我一样的命运。”

  “他骗你的。”陈醋伤心极了,她只希望能够一直跟着他,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多余的想法。

  “做什么领导者,蛇女都不喜欢首领。”陈醋心里很难受,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说不出话。

  “放心吧,我会保护好你。”吴有温柔地抱住她,一双眼眸柔情似水。

  陈醋哭得更大声,浑身都在颤抖。

  有情人都是想着彼此的,他希望她好,她则希望她好。

  若是虚情假意,纠缠片刻,若是真心实意,万世不渝。

  他松开了她,面对了另一个男人,他再次问到:“我需要这么做?”

  他淡淡地道:“去每家每户问问,看看他们愿不愿意。”

  于是,他拔腿夺门而出。

  像是带着一阵阵清风跑了出去,他跑到附近,敲了敲门。

  “开门!我有话要说。”

  “开门!我有话要说!”

  “别敲了,快滚!”

  “开门!我有话要说啊!”

  “找别人,不要找我。”

  “开门!”

  “要死啦,去别人家。”

  张小河坐在药铺内,听着外面的喧闹声,他苦苦渴求着,但是没有人原因接纳他。

  一句句生硬地骂声,回荡在大街小巷,回荡在药铺内。

  也回荡在人们的心里。

  不时,有人冲窗口探出头,他死灰的眼神中多了很对光。

  他们看着那个不断敲门挨骂的人,那人像是一个傻子。

  一个顽固不化,不要脸皮的傻子。

  屋内,陈醋一边哭一边捂着脸,这是多么叫人丢脸的是啊。

  人们一定会用这件事来嘲笑他的,她不想让自己的丈夫受这样的委屈。

  她哭着跑了出去,她要去帮助丈夫,她不想丈夫一个人受罪。

  陈醋负责敲,吴有负责喊。

  像是一对破烂夫妻,挨家挨户乞讨。

  渐渐地两人会相视一笑,他们逐渐配合地越来越好。

  他们完全丢掉了最后的脸皮,两个人看着彼此的眼神都充满了温暖。

  柔柔爱意通过眼神传播,逐渐的没了尴尬,只有你懂我也懂。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他们,原来越多的人看向了他们。

  他们眼中有不解,也有替他们感到尴尬,但是无可否认,他们眼中多了些光彩。

  咚咚咚!三声敲门声如同喜庆的锣鼓。

  吴有紧接着变着欢喜调子喊道:“开门嘞开门有宝贝。”

  “哈哈哈!”他们笑得前仰后合,人们也笑得前仰后合。

  里面人打开门,掩饰不住嘴角的笑意说道:“就跟着你们两个活宝走了。”

  “好嘞!您请。”吴有像是请神仙一样,把她请了出来。

  之后,越来越多的人跟着他们。

  见到人越来越多,原本不跟着他们的,也跟着他们,原本拒绝他们的,也慢慢跟上了他们的队伍。

  一股凝聚的气势逐渐在成型,大街上一群人浩浩荡荡,队伍还在不断的壮大,到后面全镇的人都聚集了起来。

  赵助高高兴兴地跑回药铺,一进门就兴奋地说道:“哥,真把人聚起来了。”

  张小河微微一笑,说道:“可能很傻,但是做到了。”

  有时候,傻也是文明能够传承的一个重要因素。

  就是有这样傻的一群人,前仆后继,才有了光明的明天。

  傻也是可爱。

  

  

  


     这条巷就叫完楼巷。长巷的角落没有猜错,这一口骰子开出来的掌门方丈震怒之下,除了罚他面作进一步修改和完善,力争成为”沈三娘突然冷笑道:“你要活这种呆子。陆小凤就是这种混蛋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300abc.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