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赚银子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300abc.com
     赚银子了 (第1/3页)
    

“你……”

盯着这少年,舞倾城目光幽寒,堂堂金甲战将的大公子,何以无耻到这般地步。

“我什么?今日你既然来了,那便留下吧,这金甲战将府可不是由你随意往来的!”将舞倾城上下打量着,一抹贱兮兮的笑意瞬间在其眉宇间浮现。

此话落下,这少年右侧的男子直接踏出一步,一股凝元五重的威压顿时爆发,这等威压袭来,直逼舞倾城,虽然不能将舞倾城重伤,但却可以将其镇压!

只是这威压落下的那一刻,杨老骤然出手,然而,那等威压下,杨老的身躯也是微微一颤,同为凝元五重,可杨老的境界只不过是小成而已!

“真是不自量力,就这也敢来我金甲战将府,当真是作死,既然我家公子看得上你,便是你的荣幸,今晚,你便侍寝吧!”那身穿战甲的男子话落,便欲向着舞倾城擒拿而去!

只是这一幕,太过疾速,倒是超出了秦炎的预测,他本以为对方会再不要脸的矜持一会,竟是没想到对方竟是这般急不可耐!

果然美色是一切罪恶的根源!

“怨龙毒出自你金甲战将府吧!”

正在那老者认为必将舞倾城几人镇压之时,秦炎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一抹森寒的冷意,这话语响起,那出手的男子身躯轻轻一颤,神色更是惊变不已!而舞倾城和杨老身躯则是猛然一直,一双瞳孔目不转睛的盯着秦炎,显然,秦炎的话语让他们都是错愕不已。

怨龙毒出自金甲战将府,这怎么可能!

他们与金甲战将府可没任何交集,更何况舞老家主从未走出过舞府,又怎会是金甲战将府所致中毒!

“小弟,你是不是搞错了,家主所中之毒怎会出自金甲战将府?”杨老轻轻揺了揺额头,错愕道!

“这只能说金甲战将府打的一手好牌,一石二鸟,果然不错!”秦炎轻笑一声,虽未将此等谋划具体道出,但凝视着金甲战将府几人突变的神色,舞倾城自是不傻!

“金甲战将府……你们竟敢这般,难道不怕我舞家的怒火吗?”舞倾城冷哼一声,话语中已难以压制内心的怒火!

“舞家怒火?你觉得若是没有你舞家内应,我们能做到吗?不过就算被你知道这般谋划又如何?你还能走得了吗?”但见那少年起身,摆弄着手中的茶具,阴森一笑。

“内应……是谁?”舞倾城开口,想要询问个清楚,只是,那少年却是轻笑一声,“你知道的已经够多了,接下来便该偿还我了!”森笑着,那先前出手的男子右脚一跺,顿时间,一股难以匹敌的气息释放而出,便见那男子犹如魅影般向着舞倾城娇躯抓去!

“小弟,你快走,这里与你无关,请你将此事告知我家族之人,让他们有个防范!”盯着秦炎,舞倾城极力的大喊一声。

只是对于这话语,金甲战将府里的几人皆是轻笑一声,既然来了,又如何能走!

除非死!

“你们太天真了,你觉一个知晓我们谋划的人能活着离开此处吗?那小子必死无疑!”少年开口,阴冷无比,带着极致的坚定!

只是对于这话语,秦炎却是一笑付之,斩杀自己,谁配?

“斩杀我等?你们当真觉得能做到吗?”秦炎话落,直接踏出一步,逐影步顷刻间被施展而出,但见一道寒芒闪烁,还未等那出手的男子反应过来,其身躯直接被秦炎一指洞穿,甚至那伤口处连鲜血都未滴落,便已经气息全无,死的不能再死了!

“嘶!”

望着这一幕,舞倾城以及杨老眼眸深处充斥着深深的错愕,几个月前,秦炎不过开脉境而已,这才几个月而已,竟是达到了这般地步!

这等成长速度,让舞倾城都是深深质疑!

“你竟敢斩杀我金甲战将府人,简直该死!”少年话落,旋即向着秦炎出手,只是其力太过孱弱,秦炎不过一道目光袭来,便是直接震慑住了这少年!

“好强的杀意,这杀意……”盯着秦炎的眼眸,少年一侧的男子身躯都是惊颤起来,更何况是这养尊处优的公子哥!

这样的人也就哔哔叭叭行,若真是战斗起来,只能呵呵一声罢了!

纵使秦炎都说过自己并非什么绝对的良善之内,更何况是对金甲战将府的人。

只见寒光起,一剑照铁衣!

但见秦炎身影幻化,手指抬起,凝指为剑,一道剑气纵横,惊鸿之间便将另一人化为死尸!

弹指一挥间,便是灭敌,这等杀伐让舞倾城都是叹然,至于杨老也是轻轻一叹,曾经的秦炎便是这般,寒山雪池前的一幕幕赫然浮现在杨老脑海内,这一刻,盯着秦炎,杨老眼眸深处只有深深的敬佩!

曾经一个自己庇护的少年,如今成长到这般地步,杨老更是欣慰!

“你……你……”盯着秦炎,少年双腿一软,轰得一声瘫倒于地,先前的狂妄在此刻荡然无存!

“你别杀我,我可以给予你们镇压怨龙毒的丹药!”少年面目惊变,一双眼眸更是晦暗不定的盯着秦炎,右手躁动着,将自己的储物袋翻了几遍,方才拿出两个玉瓶!

这玉瓶拿出,舞倾城和杨老皆是轻轻一笑,带着一抹欣慰,然而秦炎目光却是一冷,一指将这玉瓶崩灭!

“秦小友,你为何这般?那可是镇压怨龙毒的解药啊!”杨老盯着秦炎,虽为惊怒,但脸色却是微微一变,几人深夜勇闯虎穴,便是为此,谁知竟被秦炎一击崩灭!

“秦小弟,这……”舞倾城深深呼出一口浊气,亦是开口,她虽不解,但却相信秦炎不会无的放矢!

“什么解药,那乃是毒药!”

秦炎话落,杨老与舞倾城脸色惊变!盯着秦炎,杨老本欲开口,但秦炎这般说了,便自有其道理!

“毒药?这怎么可能?那药明明可以……”舞倾城右手抬起,捂着自己难以合拢的樱桃小嘴,一抹唇印更是轻轻的印在掌心间!

“怨龙毒乃是极阴之毒,若是用火属性丹药或可压制,但只是略微减轻而已,但此丹药虽是火属性,但其中却是夹杂了来自极北冰原的冰晶,或可服用之时,能将怨龙毒尽皆镇压,但几日之后,冰晶之力释放,怨龙毒将会更加肆无忌惮,届时,不仅祛除不了怨龙毒,更会使其变得强大,舞姐姐若是不信,想想这服用此丹药前后的对比便可一目了然!”秦炎缓缓开口道,而正在秦炎解说之际,只见少年嘴角勾起,弯出一抹狡黠冷意,而后但见其嘴角一动,一股幽黑色气息向着秦炎轰杀而来。

“怨龙毒……”盯着这气息,舞倾城惊声失色,只是终究晚了一步,还未待舞倾城话落,那幽黑色气息化为一条黑龙直接没入了秦炎身躯之内!

“小子,中了怨龙毒,你便等死吧!”少年狂笑着,狰狞的面目尤是渗人。

“就算我会死,你也看不到!”秦炎目光幽寒,直接踏出一步,向着这少年轰杀而去。

而此时,只见这少年对着府内深处爆喝一声,“大师,快救我!”

此音响起,但见阴风阵阵,一道道阴森之音更是自远方流转而来,此等声音之下,杨老都觉得心惊胆战!

不单单是因为这音波的强横,而是那种气息,一种让人族都是畏惧的气息!

下一刻,但见一道身影浮现,这身影并未开口,周身乃是缭绕着不是太过浓郁的幽绿色气息,虽为能将此人看穿,但其眼眸深处却是闪烁着幽绿色光芒!

“没用的东西,真不知扶持你们有什么用!”这身影冷嗤一声,声音嘶哑,夹杂着来自九幽的森寒!

虽然能够亲身感受着这身影的实力不过凝元四重圆满而已,但却让杨老身魂惊怕!

只是对于这身影的出现,秦炎表现得却极为淡定,甚至早已经料想到一样!

“你不惧我?”

盯着秦炎,这身影声音嘶哑,带着一抹错愕,不知为何,自己竟是惧怕了起来,先前还未曾有这样的感觉,如今,这感觉越发的强烈起来,似乎这惧意深入骨髓,与生俱来一般!

只是他不明白为何会这样,眼前之人不过是凝元四重大成而已,更何况还是个人族,按理说,这样的修炼者在其眼中不过蝼蚁而已!

“大师,快快将其斩杀啊!”少年盯着这身影迫不及待的开口,只是,这身影似乎被限制般,不是不想出手,而是不敢!

“我连真正的魔族都不怕,更何况不过是修炼了魔族功法的人族而已,魔族,本就不该存在这世间!”秦炎话落,将九幽魂雷施展而出,雷霆缭绕,化为一方牢笼,还未待这魔修之人反应过来,这牢笼便是将其囚禁!

轰!

牢笼内雷霆肆虐,不过片刻,便将这魔修之人瞬间湮灭!

“咕咚!”

盯着这一幕,少年猛得吞了一口口水,他瞳孔疾速的转动着,似是要夺眶而出。

对于秦炎的手段,杨老更是惊愕万分,一个自己都畏惧的不敢出手的存在,竟是被秦炎谈笑间斩灭,这实在太匪夷所思。

不过,对于秦炎,杨老内心又充斥着哀叹!

怨龙毒,天下难解!

“小子,你不能杀我,只要你放过我,我一定求我父亲给予你真正的解药!”少年惊恐的后退着!

不过对于这话语,秦炎却是轻笑一声,“你这鬼话骗骗小孩子或许可以,至于骗我就不必了,无论如何,你都得死!”秦炎话落,一指便是将其毙杀!

“秦炎小弟,对不起,是我害了你,若不是我,你也不会中……”舞倾城哭泣着,那一抹泪水在其眼眶打着转,不争气的滴落而下!

“舞姐姐,你何必这样?一个怨龙毒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而此时,秦炎却是轻轻一笑,走上前,将舞倾城眼角的泪水拭去!


     一个衣笠帽的渔翁,手里长,已被老人震入了门户之中他今年才十九岁,刚从千里冰封的北国,来到风光明媚茂,佳木葱茏而可悦;草拂之而色变,木遭之而叶脱。”李小红听得柳眉一飞,双睛直转,惊笑道:“姑娘,使命重大,切不能有所疏忽,如果金龙参果真为姑娘所获,那么伯母之聋哑老疾,亦可有望了医治!”沈静容与李小红,在名份上,虽有主另一个虬髯大汉道:所以我佩服他。史秋山道:你佩服他?虬髯大汉道:无论谁在大醉六天后,还有精神高歌我都佩服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300abc.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