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前往试炼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300abc.com
     前往试炼场 (第1/3页)
    

只说柳长歌喝了酒,面带醉意,提枪而去,引得报信的和尚惊恐不已。

他哪里知道,柳长歌的过往。

区区几杯酒,怎能耽误施展枪法?

早在山谷密室之中,柳长歌得到顾向前生平存下来的美酒,喜不自胜,几乎日日必饮,饶是一泓酒做的池塘,也该喝的干涸了。

柳长歌初经美酒,本是几个师兄教他的,品尝之后,便感荡气回肠,晕晕乎乎,如登云霄,十分舒服,因此爱上了烈酒的滋味。

他品尝密室之中的美酒时,因不胜酒力,几口下去,便会大醉不醒,以至于耽误了练功,可是后来,愈发不可收拾,竟叫他练成了千杯不醉的本事。

顾向前生平也是爱酒之人,到了晚年,虽然厌倦武林纷争,淡泊名利,隐居到红莲山深谷之下,逃离俗世,却秘密地在山中备下来大量的好酒,几乎每一坛均是人间极品,酒香浓烈,后劲十足,不乏以珍贵药草泡制的功效酒。

可惜的是,顾向前晚景凄然,刚到了下面没有几年,害了重病,还来不及喝光,便与世长辞了,给柳长歌捡了个大便宜。

因此,柳长歌经过三年浸泡,已练成了不醉之身。

他在禅房内与空闻,推杯换盏,四方畅谈,不知不觉,喝下去百十杯,浑然不醉,只略略步伐轻浮罢了。

午后斜阳,温暖惬意,满院花香,荡然心肠,柳长歌拖着长枪,腰挎长剑,一步步向到大雄宝殿走来,真是身如柳絮扶风,脚踩棉花,踉踉跄跄,跌跌撞撞。

走到半路,只见和尚们神色慌张,一路往后院跑来。

柳长歌知道那人正在前方撒野,禁不住冷笑,便对逃走的和尚大喝一声:“驻足,是有野狗追咬你们么?慌什么?且看我挑了那厮。”

和尚们面面相觑,心道;“这年轻人好大的口气,喝了二两马尿,真不知天高地厚了?”

柳长歌好歹也是空闻的朋友,业火寺的嘉宾,和尚们虽然生疑,却未敢怠慢了他。

忽然,一个瘦和尚上前,把手伸入柳长歌腋下,将他搀扶住了,一脸惆怅地说道:“施主,你是喝醉了,可万万使不得,那汉子正在发疯,真如疯狗一般了。我们十多个人且困不住他,伤的伤,躺的躺,他还是随我去避一避去吧。”

柳长歌翻着眼皮,只看这人正是智慧和尚,他轻轻一推。

智慧和尚惊叫一声,感觉这人虽然长得干瘦,可手劲好大,

柳长歌红着脸,吐着酒气,呵呵笑道:“和尚,有我在此,你有何惧?快随我来,让你见识见识枪打疯狗!”

其时,柳长歌微醉,浑身燥热,好像有很多力气,无处去使,加之神功初成,难免桀骜,目空一切,想与天空比高,怎会把一个野汉子放在眼中?

智慧和尚苦苦相劝,柳长歌只是莽撞不停。

迫于无奈,智慧和尚只得收拢沿途和尚,一路护着柳长歌来到大雄宝殿,生怕这个活宝有个三长两短,无法向主持师兄交代。

而这时的空闻,竟是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将重要的事情抛之脑后,忘了个一干二净,找到他的和尚们,急得团团转,束手无策,只是绝望地想:“业火寺数十年基业,要毁于一旦了。”

未到大殿后门,只听里面传来东西落地摔碎的声音,并伴有叮叮当当,兵器碰撞之声。

柳长歌精神为之一振,好像倏然醒酒,径直闯入。

迎面只看一个高大威猛的汉子,好像黑塔似的,正在大殿中央与业火寺中的七八个弟子缠斗。

和尚虽多,汉子给和尚们未在垓心,却是占尽了上风。

黑汉子人如走兽,辗转腾挪,动作迅捷,身法很是不凡,尤其是一杆狼牙棒上下翻飞,则如巨蟒窜天,饿虎扑食,地上地下,横扫四方。

地上躺着数名和尚,呻吟不止,有两名干脆一动不动,突破血流,好似给打死了,又或是昏迷了。

战团之内,虬髯汉子手持狼牙棒,左打右击,一撒手全是进攻的路子,根本不防守,也无需如此,和尚们围成一圈,自顾不暇,哪里能够进攻?

和尚们用的是镔铁棍,高度齐眉,两头保住精铁,本是江湖上很凶的钝器。他们两两合作,联防死守,寻找间隙进招,呼和之声响彻不觉,正拼尽全力围堵虬髯汉子的狼牙棒,看似用的是围猎之阵。

狼牙棒固然沉重,却迅捷如风,和尚们的镔铁棍,不敢与之对碰,碰着则飞,或者直接“咔嚓”截断,地上已经丢弃了不少兵器了。

虬髯汉子一人对战七人,仍是好整以暇,顾盼自若,出招狠辣异常,狼牙棒所到之处,如同惊涛卷浪,排山倒海,无人可挡。哪怕是最寻常的招式使出去,和尚们也抵挡不了。

不到两招,两个和尚便被击退,受了内伤。

转眼,两个和尚补上了缺口,继续围着虬髯汉子出招。

但他们功力太浅,根本不是虬髯汉子的对手,差距之大,好比天上地下。

当当几声,只见凌空飞起三条镔铁棍。三个和尚同时惨叫,一看双手的虎口,全给震裂了,血流不止,不得不退到一边。

俄顷,七个和尚,五个失去了战斗力,围猎之阵不复存在。

虬髯汉子在圈中哈哈大笑,一边抵挡余下的两个和尚,一边讽刺说道:“秃驴们,你们就这点道行么?还赶不上庙里的尼姑呢,怎给我带来欢乐!前几日那个臭和尚呢?快把他叫出来,老子要会一会他,别当缩头乌龟啦。”

两个和尚,怒不可遏,一左一右又堪堪扑到。

一人用“当头棒喝”,一人用“拨草寻蛇”,分别进攻虬髯汉子的上下两盘!

汉子不慌不忙,从容不迫,狼牙棒一招“夜叉探海”封住下盘,右手成掌,往上一举,欺负镔铁棍是钝器,手腕一翻,空手夺白刃,竟是把棍子拿住了。同时下盘那棍扫到,与狼牙棒碰在一处,当得一声,震得和尚双手一撒,铁棍落地,直退几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整个人精神失常,可见是受到的反震不轻。

虬髯汉子,拿到铁棍,和尚用力一扯,想把棍子重新夺过来。

在现实差距之下,他能如此,着实胆色不凡!

汉子冷冷一笑,叫道:“过来吧你。”脚下顺势一退,动作极快。

这一带,将空中的和尚,拉到地面上,不等和尚站稳,汉子已夺得了镔铁棍,“蛟龙出海”,向和尚刺去,快若闪电,凶似鹰隼,根本来不及躲,况且汉子力大无穷,铁棍虽然是钝器,这一刺,和尚非死即伤。

就在电光火石之间,千钧一发之际,只听当的一声,虬髯汉子手中的铁棍,竟然往空中飞去,直达棚顶,砸出个窟窿来。

虬髯汉子往后退了几步,一只手臂瑟瑟发抖。他蓦然回首,惊愕的眼神中,出现了一个衣着不整的年轻小子,右手提着一杆银色的长枪,立于场中央,身体好似无根的细柳,西晃东摇,脸上生着一圈乱胡须,不修篇幅。

虬髯汉子盯着此人看了片刻,突然哈哈大笑道:“好,打了半天,总算没有白忙,终于来了一个能打的,报上名来!”

这人正是柳长歌。他在边上看着虬髯汉子与和尚比试,打算熟悉熟悉这人的武功路子,却一时半刻看不出来。只觉得此人有些厉害,棍法凌乱,无章无法。

正看时,和尚们忽然崩盘,虬髯汉子暗下毒手,人命危在旦夕。

柳长歌勃然大怒,恼此人下手太毒,立即脚下一点,健步飞去,动如脱兔,虚影一闪,已然出手,将亡枪送到狼牙棒之下,往起一挑,正好赶上,把虬髯汉子手中的铁棍掘飞。

柳长歌睥睨一眼,冷冷说道:“黑塔!你就这点本事么?还敢到我业火寺叫嚣,欺我中原武林无人?”

因为喝了酒,柳长歌说话时一嘴的酒气,直扑虬髯汉子面庞,汉子心道:“此人力气不小,而且还喝了酒,那杆长枪,看似不俗,我可不能大意。”

想到这里,虬髯汉子闲话不说,伸手一指,叫嚣道:“小子来得正好,中原武林,有人还是无人,那我管不着,我只想把你打趴在地上而已,请出招吧。”说罢,把狼牙棒一握,横在胸前,“欲拒还迎”,摆出起手式。

柳长歌看罢,哈哈大笑,讽刺道:“村头的孩子都比你摆得有样,我与你交手,倒有些欺负你这个外来人了,不过也罢了,不给你这个野汉子一点厉害瞧瞧,你对中原武林便知之甚少。”此话乃是故意吸引汉子上当,让他生气,从而破了内息,对于高手而言,内息一破,气则不稳,乃是大忌。

虬髯汉子果然是心浮气躁之人,脚下往前一蹭,好似斗牛蹬地,骂道:“气煞我也,看我不把你砸烂在地上。”话音未落,狼牙棒迎头砸下,一招“泰山压顶”滚滚而来。

不过他的招式,略有变化,并非直上直下,而是直中带曲,向左右两边飘,可封住人左右退路,一共三方,端是辛辣,令人不好防备。

好似黑云压城,柳长歌给罩在了狼牙棒下。

这是柳长歌出山后第一战,所遇到的对手,比山谷下遇到的王山与李开还要厉害一筹,他不敢轻浮,眼疾手快,脚下更快,立时往后一退。

怎料虬髯汉子变招极快,他知道发出这一招来,对方若不能抵挡,必然往前后躲避,因为,左右都已给他虚招封死了,所以他这是埋了一个虚招,实招还在后面。对手后撤,他则中途可用“八步赶蝉”的轻功,径追上去,恰至狼牙棒落下,变砸为突,中路直进,取人前胸。以往对战,可谓屡试不爽,败尽中原高手。

所以虬髯汉子很是自信,要用这招,砸了狂妄小子。

柳长歌退了一步,速度不慢,可见狼牙棒忽然当胸送到,心里暗暗吃惊,想到:“这人看似笨重,可脚下轻灵,来得好快。”无暇思考,足下一点,往左飘去,躲避狼牙棒,同时手拧亡枪,“苍龙出云”直点对方心窝。


     老实和尚巳气呆了,他明知陆小凤是在故竟满山春色,她突然有了一种无法承受的感觉这一来五个人只有小戢岛主和盘灯孚尔还在石笋上,蓦然里,刷刷两条人那人根本连看也没看清楚,判官笔已贯穿过他的脖子就在这时,他忽然看见了有个佝偻入伏,却也不会落入这个陷阱之中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300abc.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