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预付的报酬(第二更求推荐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300abc.com
     预付的报酬(第二更求推荐票) (第1/3页)
    

不过一个疑问却出现在韩度的心里,老朱这父子两人为什么都这么抠门呢?

“殿下,臣有个疑问不知道当不当问?”

“你说。”

“皇上富有四海,殿下也是大明储君,怎么......”

韩度都为两人的抠门臊的慌,他都不好意思继续说下去。

不过韩度虽然没有说出口,但是朱标却直截了当的帮他说了出来,“你是想说区区三千贯,父皇怎么一文钱都不想出,到了本宫这里也是扣扣索索的只给你一半?”

“这个,”韩度干笑几声,否认道:“臣怎敢如此想?臣不是这个意思......”

你不是这个意思,那你是几个意思?只是你不敢明说罢了。

朱标也不去管韩度是不是在假意的否认,抬首望向殿外的天空,叹气道:“父皇深知民间疾苦,不到万不得已,不舍得增加百姓的负担。所以朝廷一直以来的赋税都不怎么多,如果不征伐北元的话,到还好一点,凑合着勉强够用吧。但是北元如此心腹之患,朝廷怎么可能坐视他们得到喘息之机?这些年其实都是靠着发放宝钞来支应着北伐的军需。”

“原本本宫和父皇都认为这是一个十全十美的办法,长久这么发下去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可是自从你点明了发放宝钞是在消耗大明的国运之后,本宫可以告诉你。

朱标靠近了韩度,在他耳边私语道:“父皇都被你给吓住了,再也不敢继续滥发宝钞。”

老朱都被吓住了?

‘杀尽江南百万兵,腰间宝剑血犹腥’的老朱居然也会被吓住?

那自己这个始作俑者,岂能讨的了好?

被老朱记恨上,那可比什么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还要恐怖的事情,随时都可能人头落地。

韩度语气干涩,辩解道:“殿下,臣那是就事论事,绝无半点私心。”

“本宫知道,”朱标点点头,“父皇也知道,所以父皇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反而是十分欣赏你,认为你有过人的才干。之所以把宝钞提举司交给你,就是想让你这个对宝钞精通的人,做到你自己说的那样。”

“臣敢不尽命。”韩度正色道。

建立一个有利于大明的纸币体系,在这个时代,他还是有把握的。

不过有把握是一回事,被老朱给盯住又是另外一回事。

别以为有才就可以平安无事,在老朱想要杀你的时候,再有才也没有丝毫作用。

比如说,诚意伯刘基。

他有才吗?谁敢说他没有才干?

“三分天下诸葛亮,一统江山刘伯温。”

可是就算刘基如此有才,老朱杀他的时候,可曾见过半分的犹豫?

在老朱面前,自己还是要小心一点才行。

苟住,别浪。

“自从父皇停了宝钞发放,现在朝廷的用度是越发的吃紧了。”朱标感叹了一句。

“朝廷用度真的紧到连三千贯都拿不出来了吗?”韩度皱眉疑惑问道。瘦死骆驼比马大,这么大一个大明天下,再怎么穷也不应该连这点钱都拿不出来。

“比你想象的还要吃紧,”朱标余光瞟了韩度一眼,“这么和你说吧,自从停止了发放宝钞,父皇至少从內库当中拿了十万贯出来贴补朝廷,本宫现在都恨不得把一文钱掰成两半花。”

韩度闻言,识趣的闭嘴,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这才多久啊,不过一个月的时间罢了,老朱光是贴补朝廷都贴补了十万贯。

嗯?

韩度忽然明白了,为什么他每次和老朱提钱,老朱都让他滚了。

这要是谁敢一个月就坑掉自己十万贯,自己岂止是见面就让他滚,自己都敢和他拼命。

从这一点上来看,老朱对自己还是挺大度的,没有见面就发飙。

不过听着听着,韩度却发现这爷俩的金钱观念好像有问题啊。

思虑片刻,韩度疑惑问道:“殿下是怎么看待金钱的?”

“钱就是钱,还能怎么看待?”朱标不明所以,觉得韩度这问题简直就是白问。

韩度挺了挺背脊,心道,还好你没有说‘有钱男子汉,没钱汉子难’。

正襟危坐的和朱标说道,“殿下能给臣一些银子吗?臣给殿下示范一番。”

朱标见韩度神色郑重,知道他又有重要的东西要说,便挥手让宦官奉上二十两银子。

“殿下请看,”韩度拿起一块银锭,“这东西对于下官来说是钱,对于殿下来说却不是。”

“对于本宫来说,这也是钱。”朱标反驳。

好吧,你这是掉进钱眼里面,出不来了是吧?韩度心里有些叹气。

无奈,只好继续和朱标解释,“臣的意思是,这东西对于臣来说才是钱,因为臣可以用这银子买到货物。”

“本宫也可以用这银子买到货物。”

嗯?这是要没完没了的抬杠了吗?

韩度有些无语。

好吧,韩度准备换个角度,“殿下,这银子本身来说是没有价值的,它之所以能够买到货物,不过是我们人物的在它身上赋予了价值。人们最初也不是用银子当中是钱的,最初是用贝壳当做是钱来使用,后来才是通钱和金银。”

朱标听着若有所思,以贝壳为钱的事情他自然知道,因为这是记录在史书上面的,春秋时候就有百姓以贝壳为钱。

“殿下,那现在还有人以贝壳为钱吗?没有了吧。如果说贝壳本身就有着钱的价值的话,那现在为什么会没有人使用了呢?之所以现在没有人使用,那就是因为他本身并不具备价值,它的价值是人为赋予给它的,现在的通钱和金银也是一样。”

“不仅是这些,如果人们认可一样东西的话,哪怕是他是石头或者是一张纸,只要它被赋予了价值,它便可以被当做是钱来使用,宝钞就是这样。”

朱标好似听懂了一些,又好似有些迷惑。不过在韩度说到宝钞的时候,他却是点头。宝钞的特点太明显了,不过是一张张普普通通的纸,却能够被当做是钱币使用。

“所以钱对于朝廷和个人来说,是不一样的。”

“对于臣来说,钱就和大家平日里理解的一样,钱就是钱,可以购买东西。”

关键时候来了,韩度顿了一下,咽了咽口水,“但是对于朝廷来说,钱就不是钱了,而是一种工具,一种调配物质的工具。”

“工具?”这个说法太新鲜了,也太超前了,朱标一下子根本反应不过来,也很难理解韩度的说法。不过他还是没有打断韩度的话,让他继续说下去,只是把‘工具’这个词先死死地记下来。

“臣给殿下举个例子,殿下就清楚了。”

韩度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有这么一家百姓,殿下是认为这家百姓有二十两银子算是富裕,还是这家百姓有一千斤粮食、二十斤肉、两匹布富裕?”

“这个,好像都差不多吧?二十两银子也能够买这些东西。”朱标疑惑,不知道为什么韩度要找两个差不多的,让他选哪个富裕。

韩度笑了,“殿下说的是这家人能够用银子买到东西的情况,如果这家人没有东西可买呢?”

朱标瞳孔猛然一缩,好似品味到了一点韩度的意思。

“有二十两银子又如何,在臣看来这根本比不上另外一家。金珠玉石,饥不能吃,渴不能饮。别说是二十两了,就算是金山银山,也没有一碗热饭重要。殿下看看,大明像不像一户百姓?如果没有足够的粮食、肉类、布匹,那大明就算是抱着一座座金山银山,也换不来丝毫能够果腹的东西。殿下看看大明周围,这一圈国家,有哪一个能够给大明提供足够的粮食、肉类、布匹,让大明用银子去买的?”

这还用说,一个也没有。

大明是什么体量,周边这些国家又是个什么体量。

“所以说,对于朝廷来说粮食、肉类、布匹这些东西才是财富,才是钱,而绝对不是什么银子、什么宝钞。大明想要富有,也不应该把希望寄托在银子、宝钞身上,而是应该致力于想办法怎么去增加粮食、肉类、布匹的产量,只有这些东西增加了,国家才算是真正的富裕了。”

韩度的举的例子自然很是粗陋,但话糙理不糙。

朱标听的如同醍醐灌顶一般,以往很多雾里看花的事情,陡然间看的更加清晰起来。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本宫受教了。”朱标起身郑重其事的朝韩度一拜。

“殿下,万万不可。”韩度哪里敢受朱标的礼?连忙从椅子上站起,躲到一边。

等到朱标没有在坚持之后,韩度才谄笑着解释,“臣也就是这么随口一说,殿下明白就好,不必如此隆重。”

一来就拜,实在是太吓人了。韩度可经受不起这种惊吓,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还是赶紧离开才是。

“殿下,记得把钱送到宝钞提举司啊,另外抽调民夫的事情,也不要忘了。臣还有事务要办,就先告辞了。”


     ”司马纵横道:“是功就是功,是罪就是罪,我辈中人敢作敢为,又有什么功劳不敢自居?有何罪锗不敢承认?”长孙倚凤喝了一杯酒谢小姐,如果你要卖弄风情,年纪太轻了,但是要嚎哭撒娇,年纪又太大了”陆小凤叹了口气,道:“看来,让别人都认为我的手力很强劲两个中年妇人的剑势一定空,他人就往后一缩有的人天生机敏,但却都不如天生就幸运的人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300abc.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