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大帝祭兵地》。

萧十一郎道:你用什么?王万成叹道:世上还有什么兵器能比得太祖镇邺,与语,奇之,以隶世宗帐下。世宗镇澶

其实秦烽也就随口问问,他是知道行李箱里的情况会被安检看见的,而余则也应该是得知了这些而赶来的,并没有责怪对方的意思。

可余则却以为他不满银行这样,忙指着那只行李箱解释道:“先生,您的物品经过了安检,我们的工作人员不可避免地看到了里面的东西,出于对您的人身和财产安全负责,他们立刻向我汇报,这是我行制度规定的,请您见谅。”

“哦,原来如此,那就没事了。”秦烽颔首道。

“非常感谢先生的理解,谢谢,谢谢!”余则躬身道,然后轻声问道:“先生,您是要将这些贵重物品委托本行保管是吧,那请您随我来。”

委托保管?

呃,看来这位余经理还是误会了。

秦烽笑说:“不,余经理,我不是来委托你们保管的,而是要将这些东西变现。”

余则一怔,紧接着失声惊呼:“什么,变,变,变现!?”

附近顾客的目光顿时被这惊呼吸引了过来,余则又惊出了一身冷汗,说好的要为客户保密的,怎么反而自己失误了呢?

他赶忙躬身向秦烽道歉,紧接着抬手请他移步大堂一侧的VIP客户室。

秦烽点头,拉着行李箱走去,余则落后半步跟上,看上去很恭谨的样子。

这一幕让一些认识余则的客户很吃惊,猜测秦烽的来头一定很大,不然余大经理怎么会如此重视他呢?

要知道,余则虽只是这家分行的经理,却也是赫赫有名的联邦余家的旁系远亲,而且在紫光星金融界还小有名气,一般的大客户根本不值得他这样,平常极其难见。

可今天他们却有幸亲眼见到了,而且服务的对象还是一个小年轻,真是让人眼睛一亮,刷新三观啊。

他们很惊奇,很兴奋,很想凑到一起议论议论,不过这里是高端的公共场合,墙上、柱子上都贴有“请勿喧哗”的提示,并且他们也自认是有教养的上层人士,便只能默默地向那间VIP室行注目礼。

而在反锁的VIP室里,那只行李箱已摆上了大桌面并打开了,余则的双眼也被一片亮晶晶闪花了,内心更是无比震撼,颤抖着身子,忐忑地问道:“先生,您真,真的确定要将这,这些紫晶变,变现吗?”

“当然,不然你以为我是来找你们寻开心的吗?”秦烽说。

“呃,不不,先生千万别误会,鄙人只是想确定一下。”余则忙说,而后问道:“那不知先生想换成何种货币呢?”

秦烽说道:“随便,只要能在这里的证券市场进行交易就行。”

余则眼睛一亮,小心翼翼地问道:“先生是打算投资证券吗?”

秦烽点头道:“是有这个打算,不过我没有那么多流动资金,所以就先变现一部分紫晶。”

余则的心脏一阵哆嗦,结巴着问:“先生的意、意思是,您手头上还,还有很多紫,紫晶?”

“是的,但如果只放着不用,跟死物没有什么区别,所以我才想着变现投资证券。”秦烽叹道。

余则心中也是一阵叹息,感叹有钱人的想法就是跟常人不一样,居然还会为大量贵重财物闲置而烦恼,难道他就没想过贵重财物、特别是天然能量晶体是不断升值的吗?

尽管很多时候升值的速度很慢,但总趋势还是升值的呀,闲置着并不会吃亏,反倒是变现投资证券存在着极大的风险,换做是他有很多紫晶的话,绝对任其闲置,无聊的时候取出来数数也乐呵。

为了获取秦烽的好感,余则违心的将留着紫晶的好处告诉秦烽。

还说紫晶的行情这几天又涨了,1克紫晶现在可兑换2200密罗币了,比半年前足足涨了10%,而且将来一定还会涨。

所以,留着紫晶也相当于投资,而且没有任何风险,劝他留着。

之所以说“违心”,是因为天然能量晶体在市场上很稀缺,它既是超级硬通货,也是非常重要的战略物资,不管是各大势力,还是宇宙诸国,都在尽可能地囤积。

联邦余家也不例外,不管谁为家族收集到天然能量晶体,都能获得物质和精神层面的奖励,这对于余家旁系人员来说尤为重要。

如果再能争取到秦烽证券投资代理权的话,又是一项不俗的业绩,对于提升余则在余家的地位,同样很有帮助。

所以,秦烽将紫晶变现对他有大好处,换做别人,恐怕早已迫不及待为其变现了呢,哪还能像他这样劝不是一种感觉,用这种水灌溉的庄稼,估计也不太能吃吧。

克里从小是生活在王都的,没见过这般景象,趴在窗口看,心里不免有些发憷:“怎么王都出来几百公里,就变这样了。”

“王都有女王的魔力加持,不一样的。其他地方的农业生产,本来都是由当地乡镇的法师们负责的,现在这些法师都被拉去前线了,这里的自然平衡就没人维持了。也不光这里是这样,全国现在都差不多。”圆子也看到了这番景色,心里也很不舒服。

“可这后方就这样不管了?不能想想办法?”

“唉,总比前线崩溃好。你想想前线万一崩了,终焉之日来临时,王国如果一颗魔晶石都拿不到的话,这里恐怕会比地狱还地狱。”说完这句,车里一下子安静了起来,如同虚空一般听不到任何声音,大家都沉默不语。虽然大道理大家都明白,但是这幅景象真的看到眼里时,又于心不忍。

如果我们的战争赢了呢?帝国那边会怎么样?又想到了之前接触的那些帝国法师、帝国士兵,也不像是个坏人。他们在后方的家庭会怎么样呢?

“别想那么多了。”圆子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看得出他是在思考一些很沉重的事情,用手把他皱着的眉头强行撸平了:“这不是我们这些人该考虑的事情的。我妈常说,剑就要派剑的用处,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作用,做好自己本分就行了。”

又是寂静,让人窒息的寂静。

也许,和帝国和谈,以楚河汉界划分,能不能避免两国战乱呢?

想着想着丘师傅打断了大家:“我们前面休息一下,车子要加点冷却水,大家也吃点东西。”

车子突突突地在前面路边停了下来,克里三人赶紧下车去放松下筋骨,这小卡车虽说有两排位置,可这后排的位置很是狭小,坐得久了腿舒展不开,揉了一揉感觉麻麻的。

三人在路边找了个石头坐了下来,翻出了干粮啃了起来,叶师傅烤的大饼真是不错,现在翻出来还是脆脆的。

而这皮卡丘师傅则去卡车后面的车斗里翻找他的冷却水。

说起来克里他们带的东西还真是多,堆的后面车斗里满满的,看来都是裂空准备带给弟弟们的好吃的。

“裂空,你那一大箱子是什么?大米?”克里咬了口大饼问道:“我看你自己提着都挺沉啊,装了不少好东西吧?”

“我箱子?我没带箱子啊?”裂空挠了挠头,仔细地想了想:“猪肉脯、牛肉条、一只火腿、两包香料,还有肉丸、鱼丸、蟹肉条……我好像没带箱子啊。”

克里看了眼他,这大个子,脑子不灵光:“就你早上提下楼梯的那个大箱子。”

“那不是你的?”裂空回答道:“早上我们行李都堆在那里,我就帮你提下去了。”

克里啧了一声:“我昨天被圆子敲昏了,哪来的大箱子,那肯定是圆子的了。女人就是东西多……”

“克……”圆子刚想反驳,只见丘师傅爬上了卡车的车斗

本来后面也堆了些自己的杂物,什么铁丝啊,马桶搋子啊,榔头啊……

加上裂空的行李,找冷却水就不太好找了,只能把包一个个挪开。

挪着挪着,看到……

包下面有一张人脸。

“你……你是谁!为什么在车上?!”丘师傅惊恐地喊了起来,赶紧跳下车准备逃走,可还没走多远,就被一道透明看不清的东西,击中了背后,失去了意识倒在了地上。

克里一见如此,吓得大饼就直接掉在了地上。

车上缓缓地坐起了一个人,翻身下了卡车,活动着筋骨,一头黑色的长发被风一吹,露出了半边脸:“啊西,这个死王虎,给学生都安排的什么破车,差点就没把我颠死。”

这声音甚是耳熟,似乎这些天一直听到过,陈岛圆子一听就一身鸡皮疙瘩,立刻手往背后一扒拉……

完,长剑没带在身上。只能拔出两把匕首置在胸前,车上下来,向他们走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之前的刘峰老师:“你们三个小家伙,我在王国潜伏了那么多年,眼看就要大功告成,可以回帝国去了,竟然就被你们三个给硬生生破坏了,还破坏了两次!!之前在回城的车上想干掉你们,可惜怕回校时没法交代,就放过你们了,毕竟那时还有正事要干。可惜啊,人算不如天算,今天还是被我撞见了。”

克里听到这,这才反应过来这人是刘峰:“你……你你你,是来追杀我们的?”

毕竟二愣子等人一直在开口闭口的道歉,然后还邀请那一个年轻男子陪同他们一道,前往食堂里面进餐,同时还邀请这一个年轻的男子陪着他们一起踢足球。

这样的情况之下,怎么可能会发生更大的纠缠以及打斗事件?

所有人都心兒像白云靜靜地飄啊飄,當我守在祖國邊防的時候,常對著月亮靜靜地瞧,她像你的笑臉,不管心里有多煩惱,只要月光照在我身上,心兒像白云飄啊飄,只要月光照在我身上,心兒像白云靜靜地飄啊飄,月亮 我的月亮 請你夜夜陪伴我,月亮 我的月亮 請你夜夜陪伴我,一直到明朝··· ···”

话未说完,真的倒了下去,大呼道他都能认错。这就是他最大的长处艺,三千子非不习而通也。然则颜子所独好者龙飞双眉剑轩,热血上涌,大声问道:后来呢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大帝祭兵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医心向善

凤羽零落

医心向善

月盈则亏

医心向善

克拉之星

医心向善

独孤十九

医心向善

大头文

医心向善

肥皂快乐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