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一气呵成》。

“我去,5比0,对方什么来头?这么狠,咱们上次好歹跟大兴中学他们打的有来有回,这次何冰他们连手的还不了啊。”

  赵光眉头紧皱,看着冰场上的形势,仔仔细细地分析着。

  张天天认同地点了点头,继续说道:“这些穿黑衣服的人不管是进攻,还是防守,都做的密不透风,大兴中学的人根本组织不起有效的进攻,这不仅仅是实力上的差距了,这完全是碾压。”

  霍英目不转睛地盯着赛场上的双方,显然是极为认真。

  又打了大概十五分钟,随着黑衣球队前锋三十六号一记抽射入网,比分来到了7比0。

  而刚刚负责盯防三十六号的何冰,则是轻松被对方晃过,看着冰球入网,何冰有些颓废地跪坐在冰面上,球棍也丢到了一边。

  “呦,放弃了?”看到何冰失落地坐在地上,三十六号轻轻滑到何冰的面前,半蹲下身子,扶正额头上的护具,一脸的惋惜之色:“我还没发力,你们就倒下了,真是不尽兴啊。”

  何冰抬头深深地看了一眼三十六号,眼眶微红,他深吸一口气,站起身,有些颓然地说道:“我们输了。”

  何冰说完,转身不再去看他,看着慢慢围上来的队友们,低声道:“走吧,不要再自取其辱了。”

  “等一下。”三十六号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

  何冰停下脚步,转身看去,微微发怒道:“黑一尘,我们都输了,你还想怎样?”

  黑一尘摘下头盔,露出一张棱角分明的帅气脸庞,只不过,现在的这张脸上充满不屑之色:“何冰,开打之前说过的话,你忘了?”

  黑一尘说完,何冰的身子就微微抖动起来,他咬紧牙关,看着面带冷笑的黑一尘,额头上的青筋微微凸起。

  “我输了,我是垃圾,你满意了吧!”

  何冰说完,拳头已经紧紧地攥在了一起,他的双拳微微颤抖,骨节微微泛白,显然是用力过猛。

  黑一尘呵呵一笑,滑到何冰的面前,两人之间的距离只有不到十厘米,他一边的嘴角微微扬起,充满了嘲讽的意味。

  他的动作挑衅意味十足,可大兴中学刚刚输了球,实在没有资本说什么。

  黑一尘用手指扣了扣耳朵,侧身用耳朵对着何冰,眉头微皱道:“我刚才没听错的话?你应该说你们全队都是垃圾,光是你一个人,怎么够?”

  “你!”何冰强忍着挥拳的冲动,死死盯着黑一尘,嘴角都已经被自己咬破了,说他是垃圾也就认了,可是让他诋毁自己的队伍,何冰做不到。

  “怎么?愿赌不服输?不想说我来帮你说!大兴中学冰球队,就是个垃圾。”黑一尘跟何冰面对面说完这话,有些鄙夷地摇摇头,转身就走。

  何冰脸颊气的通红,可他怎么也说不出话,成王败寇,现在只能任由对方这样嚣张。

  “何冰,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黑一尘回头没滑几步,就听到一个中气十足的喊声,回过头看去,一个身材高大的少年突然出现在了何冰的面前,这人一身短袖短裤,脚上的冰刀鞋看样子是从场馆里租借来的,他正指着自己,满脸的怒火。

  “有病。”黑一尘看了霍英一眼,嗤笑了一声,跟看傻子一样看着霍英,冲何冰问道:“何冰,这个二愣子也是你们队的?”

  何冰这才反应过来,看清了来人的样貌。

  “霍英?你怎么在这里。”

  霍英转头看向何冰,一拳锤在他的肩头,厉声质问道:“你还是不是大兴中学冰球队的队长了!被人都踩在你头上这样做了,你都不反抗一下?”

  何冰苦涩一笑,低下了头,没有说话,他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啊。

  另一边的黑一尘已经不耐烦了,他指着何冰说道:“既然输了,就赶紧带着你们的人滚吧,别妨碍我们训练。”

  霍英听了这话,有些疑惑,冲何冰问道:“发生什么事了?你们不会又像上次那样吧。”

  霍英的言下之意很明显,他再问何冰他们是不是又像上次在阳光中学那样嘲笑这个叫黑一尘的了,如果真是这样,那倒是难办了。

  不过见何冰摇摇头,霍英立刻松了口气,何冰把霍英拉了过来,低声道:“别问了,我们走吧。”

  “不行,你给我说清楚了,这个叫黑一尘的这么嚣张,我看他很不爽。”

  见霍英不肯走,何冰只能娓娓道来事情的真相。

  原来,这间冰球馆是距离大兴中学最近的一家冰球馆,因为大兴中学校内没有冰场,所以辄有全军覆没的风险。而且军中虽然看起来士气高涨,但死伤比例过高,厌战情绪同样不小。

这些话是李衍传音让他说的,一方面是考虑到郑靖良的心情,另一方面也有自己的打算。

李衍看得出来,心怀“雄图壮志”的郑靖良,在这段日子见识过战争的残酷后,早已厌恶上了无休止的杀戮。什么“黄沙百战穿金甲”,什么“醉卧沙场君莫笑”,那不过是诗人笔下的战场罢了。

战场之上,有的只是催人呕吐的血腥味,还有战争过后的遍野哀嚎。上过战场的人里面,或许只有真正冷血到视人命如草芥的人,才能体会到战场上所谓的豪情。

而且一次性吸收四十多万亡灵的玄气,李衍的神魄力量早就到了枯竭的边缘。第五天战争结束的时候,他几乎是被苏灵儿和徐若弗驾着双手才离开了战场。紧接着,他就沉睡了整整四天。直至现在,他也只是表面看起来无碍,神魄力量离完全恢复还要一段时间。

不过这也有许多好处。当初因为马卫邦之死,让他偶然间觉醒了神魄力量,取得了无数元婴期后期修者渴求的步入玉花境的钥匙。随着一次次使用神魄力量,他的神魄也在逐步变得强大。

虽然现在他修为不够,神魄力量除了用于催动古剑石塔之外,找不到其他使用的门路。但他确信当自己修炼到大衍元婴期第三层极限的时候,可以毫无阻滞地突破到下一层。

回来之后他也检查过妙妙的情况,那冰冷的身子渐渐开始有了温度,甚至能轻微感觉到心脏在极其缓慢地跳动,血管里的血液也开始微不可察地流动起来。

多年的坚持有了回报,虽然这回报显得微不足道,但已足够让李衍满足。父母在他年幼的时候便已离世,甚至连容貌都在记忆里变得模糊。妙妙和马卫邦对他而言,是最先走近他内心的人。

像亲爷爷一样的马卫邦身死,妙妙给他的感觉不只是爱情,还有难以割舍的亲情。而这爱情和亲情,是他放弃一切都要坚守的东西。

李衍步伐轻快,和郑靖良并肩走入房内。一想到至少短时间内不用打仗,郑靖良也轻松起来,倒了两杯茶,将一杯推向李衍道:“应兄辛苦了,好好休息一段日子吧。”

李衍接过茶来,抿了一口,微苦。他忽然玩笑道:“听说兴安城的人热衷于茶道,因为外边那条护城河的水泡出来的茶有异香。”

郑靖良面色一变,连忙摇头道:“不不不!这是井水!”

那条河上早已没了血色,但依然能闻到那“提神醒脑”的血腥味。

李衍“哈哈”一笑,不复战场之上的神态,将茶一饮而尽道:“好茶,再来一杯!”

郑靖良并没有去纠结李衍牛饮茶水的细枝末节,给他倒满,摇头道:“也不知道五台山的人到底想干什么。”

李衍苦笑着摩挲着茶杯道:“那文殊菩萨是铁了心要帮韩国对付我们了?”

“看来是了。”郑靖良的表情开始惆怅起来,“哎,连楚江王都伤得了,那文殊菩萨着实厉害。”

“厉害是厉害,可他不讲理啊。”李衍恬不知耻道,“也不知道那秦广王抽了哪门子疯,和风神秀说与截天道有交易。风消尘在大庭广众之下说了那话,难道一定是我告诉秦广王的?”

李衍顿了顿,又再叹了口气道:“冤有头债有主,那文殊菩萨的慧眼我看也是瞎的。就算秦广王真和截天道有交易,我他妈也不是什么邪王啊。”

郑靖良并没有怀疑李衍的身份,愤愤不平道:“就是!说什么要对抗十殿阎罗。但不分青红皂白帮韩国来对付我们,委实可恶。”

“算了,由他去吧,公道自在人心。”李衍又将茶喝尽了,笑道,“这世界上又没有神仙,地藏不也是菩萨吗?他难道不是人?文殊菩萨吹得那么厉害,最多也就是实力强点罢了。至于他给沐白珏的那些情报是真是假,等几个月看了真伪再说吧。”

虽然文殊菩萨名声在外,但郑靖良接触最多的高手便是李衍,也对李衍深信不疑:“嗯。再强也强不过四圣,况且楚江王实力如何根本无人知晓。如果只是个常人,那谁都有机会去杀了他。”

李衍挡住郑靖良准备掺水的手,结束了这次谈话:“如果那些情报是真的,那文殊菩萨手底下应该是有一套强大的情报网。这样也好,一路平推过去倒是无趣得很呢。听说郭东明、秦晴月、应天途、艾青他们四个闲得无聊,在兴安城里到处溜达去了?”

“嗯,他们说去修炼了,但苏姑娘和徐姑娘没有走。”郑靖良说完,冲着李衍挤眉弄眼道,“应兄福气不浅呀,要不我去打听打听哪家酒楼……”

“别!千万别!”李衍举起双手示意投降,“左右无事,叫上灵儿和若弗,我们也出去走走吧。”

”花满楼道:“你有把握?”又生怕一摇头,头就会掉下来

……

路正行这一跑,却让诺瓦人更惊讶了,他们在热成像仪上看到自己队友和那个地球土著一起往山坡上移动.

这是个什么情况?

是队友在追那个地球土著,还是队友和那个土著一同逃跑了?

后一种可能性看起来似乎比较大,因为队友和那个土著的热成像图几乎完全重合。

如此一来投鼠忌器,他们的手中武器便也不敢开火。

对于目前的状况,列风倒也不是很担心。

跑到山上又能怎样?

跑到山顶又能怎么样?

这土著难不成还能跑到天上去?

路正行背着那句死去的诺瓦人玩儿了命的往山上爬,这让明晶很是无语,他不知道这个蠢货爬到山上想去干嘛,想去作死吗?

还是想死的高尚(让)一些?

路正行此时只是本能使然,他心中想象的是自己往山上爬,诺瓦人跟在自己后面,好歹自己也领先上几步不是。

可是他这种地球人的思维哪里跟得上外星文明的节奏?

人家诺孔人那可是穿着机甲的,怎么会和他这个土著比爬山的本领?

追他的那4名诺瓦人已然机甲腾空,威风凛凛宛如天神出世。

无穷的暗夜中,四团火焰之上,4位穿机甲的诺瓦人熠熠生辉。

他们此时干脆打开了机甲上的照明灯,把山坡上路正行狼狈不堪的惨状照的一览无余。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明越3000上的几个人自然也是看到了这一幕,看着诺瓦人威风凛凛的架势,和路正行狼狈不堪的样子,月暮云心中很有些受伤,他口中惊呼了一声便要拉开车门冲出去。

只可惜明晶为了免得麻烦,直接把车门已经锁死。

此刻月暮云和江霖儿心中都是很焦急,他们以前和地球上的人经常开你,倒也没有什么妨害,可这是活生生的外星人,而且人家能腾空人家能喷火,而且人家看起来很凶很凶。

小萝莉却似乎并不怎么着急,因为她看到路正行肩上背着一个人,一个显然是已经死去了的诺瓦人,如对路正行有一种偏执的迷信:认为路正行身上手段无穷,法术无尽,路哥哥此时肯定就是在诱敌深入呢。

所以她对车上另外两名紧张的女子却是很开心地说:“别担心,路家哥哥神勇无敌所向披靡,你们看他刚刚干掉了一个诺瓦人,还背在他背上呢!”

刚才外面发生的一切,另外两人自然是不知道,而小萝莉却是基本上很清楚的。

她这次带来了很多仪器,比如物质波探测仪,刚才她在车里打开了物质波探测仪,自然能够准确观察到外面发生的状况。

月慕云看着小萝莉很开心的样子,便禁不住问道:“路公子没事吗,我怎么看他显的很惊慌呢?”

小萝莉笃定地说:“嗯,没事儿,路家哥哥,这一定是诱敌深入。”

其实有时候崇拜就是一种信仰,信仰就是我相信你,我相信你行!

就像对于一个著名的游泳运动员,别人看见他掉到水里都会认为没事儿,直到他淹死了,有人还以为他正在练习潜泳呢!

严格来说,小萝莉现在乐呵呵地做壁上观的行为几乎和见死不救没有任何区别。

路正行此时已经跑不动了,还有些精疲力尽了,本来山坡就很陡,再加上拖着这个死沉死沉的穿着机甲的诺瓦人。

再加上当他看到背后那四个凶神恶煞的机甲向自己扑来,他已经陷入绝望。

地上跑的怎么能比得过天上飞的快呢?

更何况他只是个往山上爬的。

路正行索性不再往上爬了,他转身把那个死去的诺瓦人当成盾牌挡在自己的身前,然后大口大口的地喘着气。

在机甲照明的灯光之下,山坡上绿树葱茏,在美丽和谐的自然风光之下路正行一脸惊恐。

巫師拿著銀針不斷的對著草人的嘴刺著,扎著嘴破爛不堪了。

而空中同樣出現了這個大柱子不停的在巨臉的嘴里杵著。

周安躲在一邊怎么看怎么不對勁,怎么這個畫面有些熟悉,周安苦思冥想著,最終他想到了,這不就是一個女的給男的吃那個的情形嗎,想到這個周安的臉頓時綠了。

這個場景實在是太有畫面感了。

崩的一聲,大柱子深深的插到了巨臉的嘴里,一下子把巨嘴給捅了了一個大窟窿。

頓時天空的巨臉慘叫一聲,消......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一气呵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热血仙途

牛家一郎

热血仙途

楠木笔芯

热血仙途

黯奴

热血仙途

诡术妖姬

热血仙途

倾海酒

热血仙途

堰桥